吾辈名曰小宝-开学断更

高一开学,甚忙。
沉迷MHA,APH,HxH及魔道还有天官
同时还是漫威女孩
辣鸡写手,小学生文笔,擅长超短篇,长期潜水,时而冒泡,在线聊骚(不)

【毒埃】毒占欲(超短篇)

※大概ooc

※电影剧情延伸脑补

※主毒液视角

※有女主x主角剧情

※有糖无车日常向


若都接受的话,那么let's go!

————我是分割线————

自从那次事件后,埃迪有了新的事业,他又重新投入新闻工作里,尽管他现在不属于任何公司,但他在做自己的网络新闻,还得到了挺大的反响。


毒液倒也开心,因为埃迪有钱了,他就可以大吃一顿。埃迪总能满足他的愿望——还是有他威胁的成分,不过无所谓。


有时遇上埃迪所说的“很坏很坏的人”,他倒也舒心,因为可以久违地吃个人什么的,要知道,人的手、脚、胰脏、眼睛什么的,味道都还不错……不行,不能再想了,口水要滴下来了。毒液这么想。


不过最近这些人却少了很多,全因那些恶棍听说旧金山的坏人全消失了踪影,甚至还有一些谣言说当地有个专吃坏人的怪物——不过也没错,他和埃迪经常能逮到“猎物”。虽然埃迪有时还是无法接受他一张嘴就吃了个人,但看得出来对于这种惩恶扬善的行为他还是蛮兴奋的。


说到埃迪的那个小女友安妮——不对,应该是他们的小女友,在他的指挥下有了良好的进展——埃迪的女友不就是他毒液的女友吗?他毒液和埃迪是一体的,于是非常理直气壮。


话题有些扯远了,总而言之,他们跟安妮开始变回以前的那种亲密关系。哦,你问那个想要做核磁共振杀了他的医生?那位老好人先生还是回去做他的白衣天使了。


嘛,总之一句话,他现在和埃迪过得很幸福。


毒液现在在学习和了解人类社会,而且这位宇宙大情圣,还学会了讲土味情话。


这天——

埃迪正坐在电脑前,敲击着键盘,写新闻稿。此时趴在埃迪头上看手机的毒液突然跑到埃迪耳边,把他吓了一跳。


“哦,毒液,你在做什么?我现在可是在工作呢。”认真的敲着字。


“埃迪、埃迪,我得跟你说几句话!真的不会打扰你太久的!”毒液伸出舌头,舔了舔埃迪粘了点芝士炸薯球末的脸。


埃迪无奈只得停下,转过头:“好的你快说吧。”


“埃迪,你知道吗?喜欢你是件挺麻烦的事……”毒液顿了顿,埃迪正想来一句『那你就别喜欢我了』,结果前者接着说道:“但我偏偏喜欢找麻烦。”


“噗!”埃迪没忍住,“毒液!你到底是从哪学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你这么对安妮说过啊,埃迪……你得承认你刚才有点心动不是?”毒液很委屈。


“停!!毒液!!别再侵犯我的大脑了!!”埃迪布鲁克大叫道。


『他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什么埃迪?!!你居然骂我是蛔虫那种低等生物?!!”毒液扑到埃迪的脸上,“道歉!!!快给我道歉埃迪!!!这简直太伤人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埃迪·求生欲极强·布鲁克可不是浪得虚名。


“哼,这还差不多……作为道歉,你今晚得让我吃双倍巧克力球!!!”理直气壮的某液。


“行行行,拿你没辙……”


就是这样,某位宇宙大情圣——或者叫宇宙骚话王,开始了每日对宿主练习骚话的快乐时光。


不过这位情感专家,最近却遇见了困难。


埃迪和安妮的关系仿佛回到了从前,时不时的亲密举动,让毒液有些莫名难受,但安妮也是在毒液的帮助和鼓励下才追回来的,他本该和埃迪一样高兴,这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有时从埃迪的视角看见他和安妮接吻,或者说是有更亲密的举动,他都会无缘无故地心里冒火——感觉想啃个人头冷静一下那样不爽。


所以他会出声干扰下一步的进行,就例如埃迪裤子都快脱了结果毒液却突然说饿了这样。非常拙劣的方式。可偏偏这位宿主还真就信,像个宠着自家小孩的操心的老父亲一样,提起裤子给女友道歉,然后带着他去吃饭——好像生怕毒液饿了会把他那可爱的小女友也吃了一样。


『我只是喜欢安妮而已,所以不想让埃迪碰她……嗯没错!就是这样啦哈哈……』毒液总是这么自我安慰着。


和狼来了这个故事道理相同,但凡是个正常的、健全的、可独立思考的人都会意识到问题的出现,不可能说他埃迪布鲁克每次性致大发那家伙都能饿吧?


于是这晚——

“毒液,你给我出来。”


埃迪布鲁克坐在自己客厅的沙发上,认真地开口道。他刚带着毒液从女友家出来,路上碰见个打劫现场,于是吃了个“夜宵”。而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五次了。


“来你告诉我,为什么我每次刚想和安妮上……”似乎是感觉措辞不太对劲,于是他改口道:“咳、更进一步时,你都跟我说你饿了呢?”


“我……我也不知道……”毒液委屈巴巴地从埃迪的肩膀冒了出来,“就是……真的饿了嘛……”


“好、好,就当我们真的饿了,不早不晚刚好就在那个时候你就饿了?什么道理?嗯?”埃迪气急败坏地说道。


“就是、就是刚刚好行吧……你怎么不信我……”毒液刚这么说着,只听埃迪突然威胁道:“刚刚好是吧?我也刚刚好不想买炸薯球和巧克力了呢,啊,还有你昨天说想吃的冰激凌……哦我还没有带你吃过呢,那玩意儿可真好吃可我就是不想买怎么办呢?”


“别别别!!!埃迪,好人,你别这样!!!我说,我说实话好吧!!!我说实话你一定要给我买冰激凌的!!!”某吃货秒怂。


『哦豁原来真是故意的啊。』


“是是是我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好吧?”


“那你说,我听着。要是给不出什么正当理由,我明天就去医院做核磁共振。”


“好好好祖宗!你先听我讲好吧!”毒液撇撇嘴,把自己缩得更小,“我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见你和安妮……亲密接触……我就会很不开心,就是很不开心……”


“为什么?”来了兴致。


“我也说不清楚……就是一看见你亲安妮,或者拥抱安妮,或者脑子里出现你和安妮的……”突然被打断。


“哦哦好的好的我懂你要说什么!可为什么……”


“也许是因为我喜欢安妮吧……所以看着不爽?”毒液小心翼翼地开口。


“来来来毒液,”埃迪叹了口气,往后一倒将自己陷入柔软的沙发里,“你喜欢安妮?你说说你的喜欢。”


“就……她很好看,而且温柔体贴……她对你很好……你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你会很开心,然后我也会跟着开心……而且你和她待在一起的时候会笑,笑的很好看……”


埃迪听着这突然变了味的解释,突然坐直了身子,“为什么突然扯上我了?”


“昂?我也不知道……”毒液也愣了一会儿。


『哇这怎么听起来感觉他不像是喜欢安妮,反而像……』


“你?!!埃迪?!!怎么可能?!!我……我会喜欢你?!!”毒液有些吃惊,能够轻易读取宿主的想法第一次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埃迪布鲁克突然觉得气氛有些尴尬,说的对,毒液怎么可能喜欢他这种邋里邋遢情商低下且固执己见的人呢?


“你是最好的,埃迪。别这样想自己,自信点。”毒液又一次听见埃迪的想法出声安慰。


“不不不这可不是什么现在可安慰的事啊!”埃迪有些脸红。“所以你知道到底什么是喜欢吗?”


“……大概……不知道吧……”


“来你听着,”埃迪认命地开始解释,“喜欢,就是你看见这个人开心,你也开心;看见这个人伤心,你也伤心;这个人喜欢什么,你就会去了解什么;这个人做什么,你也会去尝试……甚至有的时候看这个人和别人关系很好,也会想去干扰……弄清楚了吗毒液?”

“这就是喜欢吗……”毒液若有所思地闭上了嘴。


“所以说,你出现的这种感情,如果说是对我,可能大概只是不想让自己的东西被人抢了的那种心态吧,就像小猫小狗之类的……”埃迪自嘲地笑了笑,他居然说自己是小猫小狗什么的……


“不……埃迪……你觉得不是什么小猫小狗……”毒液喊了一句,“你可不是小猫小狗,我不会允许的……那我岂不是真的是寄生虫了吗……”


『噢……原来是在纠结这个……』埃迪无语了。


毒液正在思考。


埃迪笑的时候他也确实是跟着一起笑,反正他们是一体的,埃迪开心他就开心这好像没什么不对。


伤心……埃迪难过的时候,他也确实开心不起来,因为那是他的身体,难过可不好,他还得控制吃人的情绪……


为了能和埃迪在地球好好生活下去,他倒也学习了不少人类世界的东西,基本也是通过埃迪的大脑,所以埃迪感兴趣的他基本也都知道……甚至埃迪要打游戏他也很擅长……而且目前就是埃迪做什么他也跟着做什么,例如早晚两个人一起刷牙之类的。不过这不都是很正常的吗?


再说,他毒液也没有真的把埃迪当小猫小狗,那可是他的共生体,他们可是最棒的!


…………

………


毒液是想明白了。


埃迪见毒液没说什么,猜想毒液也许是想明白了,于是也不再提这件事。


第二天——

“埃迪,埃迪?”安妮喊了几声,“发什么呆呢?”


“噢、噢没事,我只是在想,你今晚穿的可真漂亮……”埃迪回过神,看着面前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友,弯了弯嘴角。他们今晚有约。


“那我们走吧埃迪,等下一定要吃饱,得喂饱毒液才行,对吧?”安妮笑笑,意思非常明确。


埃迪愣了一愣,随即下意识开口:“对,你说得对,确实得让他吃饱了才行,啊哈哈哈……”


结束了晚餐,二人回到安妮的公寓,与之前一样的展开。


“埃迪、埃迪……吻我,快。”安妮手攀上埃迪的胸膛,主动地邀约。


很显然这招对男人很有用,毕竟是个正常男人都不会忍心让自家女友失望的对吧?


他们的嘴唇刚碰到一起,却同时听见一声怒吼:


“别碰他!!!”


“毒液?”二人同时问道。


“我说,别碰他!”毒液从埃迪的肩膀那冒出来,“他是我的,他是我的!!!”


“嗯?”安妮有些疑惑,她看着埃迪放开了环住她腰的手,“怎么了埃迪?”她伸手拉住埃迪的右手。


埃迪叹了口气,“我想他是喜欢你,安妮……他甚至不让我碰你你知道吗……你想,我们多久没做过了……”


“你在说什么埃迪……”安妮有些摸不清头脑。


似乎是忍无可忍,毒液开口吼道:“我说的是安妮!你给我放开他,别碰他!!!埃迪是我的,是我的!!!”


这时轮到埃迪懵圈了:“你不是……喜欢安妮的吗?!!”


“我说我喜欢你,埃迪!不是安妮!!!就是那种喜欢,你给我解释的喜欢!!!我现在承认了,我就是喜欢你行不行!!!”毒液接着把脸对着安妮,“你撒手,那是我的东西,他是我的了,你不能跟我抢他!”


像个宣告这个玩具属于我的小孩。


毒液说着拽过埃迪,“回去了!”


依旧懵圈的埃迪只得被毒液强制夺去身体的控制权,冲出了房门。徒留安妮一人在原地怀疑人生。


回到家——

“你给我解释一下,毒液!你喜欢我?!你喜欢我?!”


“对我就是喜欢你怎么着?”


“天呐疯了疯了……你放着36D的女人不喜欢要来喜欢我这个……”


“你就是最好的,埃迪。我还需要给你讲多少遍?我们就是最好的!”


不给埃迪继续讲话的机会,毒液接着说道:


“你是属于我的,所以你不能和安妮牵手、拥抱、接吻,甚至更进一步!当然除了安妮以外的别人也都不行!不然我一定会把他们吃掉的,我发誓,尽管他们不是坏人,但是他们会抢走你……”


毒液就这么一直重复着,像宣告土地所有权一样,充满了激情,用着愤恨的语气扯了几个小时,才搂着被说睡着的埃迪回到床上。


又是安妮约他出来的一天——

刚一见面,毒液正想跑出来宣告主权,埃迪正想开口解释,安妮却直接开口道:


“你们两个混蛋自己过去吧!!!老娘不想当第三者了好吧?!!还有你,埃迪,渣男!!!祝你们一生愉快!!!”


说完直接甩脸走人,连给他俩放屁的机会都没有。


“哈!你现在只能属于我了埃迪!”

毒液开心地窜出来舔了一口埃迪的脸。


“都是你这个寄生虫!!!我没有女朋友了!!!我他妈今晚就去找对门的哥们儿听摇滚,明天就去做核磁共振!!!还有,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再买什么巧克力炸薯球了!!!”


“什么???又是寄生虫?!!还不让我吃巧克力炸薯球?!!快点道歉啊啊啊埃迪!!!!你伤了你男朋友的心了!!!”


“滚呐!!!!!!!!”

叫声回荡于整个街区。


End.

————我是分割线————

嘿我来交费辽!!!嗑爆毒埃!!!

没想到本漫威女孩写的第一篇漫威的同人文竟是毒埃(不知所措)但这部电影真的就是大型恋爱现场啊啊啊!!!

“I'm Venom and you are mine.”

“I'm here, I'm here.”

“Not for us.”

“Because of you, Eddie, because of you.”

“I'm hunnnnnggggry!!!”

满脑子都是毒液缠着埃迪要巧克力炸薯球的场景,兴许还会撒娇不是?

而且电影里毒液的低音炮简直快要了我的命!!!结果貌似还是汤老师配的音?!太美妙了吧!!!

最后,文笔渣,但祝你们看的愉快!

(拜托请给我评论,留下你的想法啊啊啊!!!我一定一个个认真回!!!)


毒液观后感

啊啊啊期中考完就跑去看毒液了!!!

看完我只想说——

“啊这是什么可爱物种?!!!!”

“这两人为什么那么gay!!!(美妙”

印象深刻的毒液的台词:

“你的身体是我的。”

“没有你我也活不了了。”

“因为你,埃迪,我改变主意了。”

“什么?!寄生虫?!给我道歉,埃迪!给我道歉!!!”

……

可爱的一批好吗!!!

虽然吃人咬头啥的有点血腥……

但这角色塑造的真的很棒啊喂!!!


啊顺带一提,我不会告诉你们没看这片之前我以为“毒液”是个物种名的2333原来它们还有自己的名字啊……


最后:“祝你一生愉快(是这个吗?”

嗑爆毒埃!!!!!


【脑洞/段子】一个酷炫的黑久脑洞

嗨大家好鸭!因为我基本没时间码文,所以打算累积一下脑洞留到假期写辽,以后大概以段子啦,脑洞啦啥的来交流?嘛,当然如果我有空的话就会码文的(心虚)


切入正题,还记得这周某个课间,和我两个基友跑完步,回教室的路上突然脑补出如下画面:


设定大概是黑帮头头轰x警察久吧,而且还是黑久!!!(划重点)


轰焦冻扯松领带,紧接着把绿谷出久扑倒在床上,然后双手撑在绿谷出久的头两侧,将绿谷出久禁锢在自己怀里。

本想着威逼利诱,从绿谷出久那儿套出话,结果却没成想身下的绿谷出久笑了下,一个翻身把轰焦冻反压在床上,他骑在轰焦冻的腰上,手上还拿了把不知从身上哪里藏着的枪。


绿谷出久把枪抵在轰焦冻的下颌处,脸低下靠近轰焦冻的耳朵,一字一句地说道:“别说废话,干龘我。”


好的脑洞就结束辽!!!

把脑洞一字不落地说给了两个基友听,结果那两个小可爱在我旁边痴笑还一边打我一边说什么“色龘情宝”,很无辜啊我!!!


【MHA丨死出】诅咒人偶(超短篇)

※本篇黑久出没,角色极度ooc

※黑暗向

※主死出,副胜出

※内容改自同名歌曲

※辣鸡文笔

※有玻璃渣


若都接受的话,那么let's go!

————我是分割线————

“呐呐。”



『怎么了,出久?』



“弔君你听我说哦,”绿谷出久看着死柄木弔,“小胜他啊,不要我了。”



『嗯。』



绿谷出久撇撇嘴,“弔君……你说点什么啊,拜托……”



『那你要我怎么做?』



沉默,然后在安静中爆发——

“弔君你不明白啊!!!”



刚才还一脸平静的绿谷出久,突然变得歇斯底里起来。



“我说啊!!!小胜他为什么……弔君,我跟小胜认识快二十年了!!!我等他等了快十年了……”



绿谷出久突然从桌上摸起一根缝纫针,直直的扎向了死柄木吊的胸口。



死柄木弔没有躲,于是针轻而易举地突破了死柄木弔的皮肤,发出“噗”地一声。



说实话很疼。死柄木弔这么想。但他脸上还挂着笑。他是开心的。



『出久,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要我把他的心给你拿来吗?』



『全部、全部都为你实现。』



死柄木弔咧着嘴。



绿谷出久把脸埋进死柄木弔的胸口,“呐,弔君……小胜为什么会选择一个女人……而不是我……我不好吗?”



死柄木弔的胸口很疼,但他还是轻笑出声。你就是最好的啊,出久。但他不能这么说。



『你只需要告诉我,现在的你最想要什么,我会为你实现的。』



“明明我已经决定要离开他了……可是为什么还是那么难过啊!!!……”

死柄木弔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胸口被绿谷出久的眼泪濡湿。



这种感觉很疼,比那针扎进胸口的感觉还要疼。



他让你哭了多少,我就会让他哭多少。不、不行,要让他加倍奉还。

死柄木弔这么想着。


————————————

死柄木弔非常讨厌爆豪胜己。因为他夺去了绿谷出久的所有的爱。



在绿谷出久喜欢上爆豪胜己以前,死柄木弔就在绿谷出久的身边了。绿谷出久的微笑是属于他的,绿谷出久的天真是属于他的,绿谷出久的一切美好本该都属于他。



但爆豪胜己让他失去了绿谷出久内心的NO.1。



爆豪胜己不待见自己的宝贝。他是绿谷出久的幼驯染,出久从认识他那天起,就天天跟在他后面,眼里不再只有他死柄木弔一个人——太碍眼了。



爆豪胜己不仅叫他的宝贝“废久”,还天天迎着笑脸对他。但绿谷出久总是被打。



死柄木弔曾无数次让绿谷出久离开那个人,但总会得到“没关系,因为是小胜啊”这样的答复——死柄木弔无法阻止绿谷出久对爆豪胜己的爱。



那是病态的爱啊。死柄木弔曾这样评价绿谷出久对爆豪胜己的感情,但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

绿谷出久在高中毕业那天向爆豪胜己表白了,但得到的回应是——



“废久,你真恶心。”嗤之以鼻。



绿谷出久哭的撕心裂肺。就坐在死柄木弔的面前。



『出久……』

『不要哭了……』

『不能放弃。』

死柄木弔脸色苍白,却为着另一个男人辩护。



『爆豪胜己他是个男子汉对吧?他对出久的感情不够理解啊,所以一时间无法接受出久对他的告白吧……』

死柄木弔看着自己怀里那张哭花了的脸,让自己的语气尽可能地平缓。



死柄木弔努力地扬起嘴角。



绿谷出久这种在情感方面智商近乎为零的人总是会为死柄木弔的安慰而重拾信心。



“弔君……”绿谷出久抹抹眼泪,“弔君……”



若是拥有不了你,那我就只为你而活。

无论那人是谁,我都会把他带来你的身边。

死柄木弔这样发誓道。


————————————

绿谷出久从高中,追到了大学,从大学,又一路追到了工作。



绿谷出久很高兴,因为他的小胜没有让他滚。或许是死柄木弔的祈祷起了作用。



但付出的一方总是卑微的。无私的付出只会为自己带来更大的创伤。



一次醉酒,绿谷出久把自己送到了爆豪胜己的床上。



要么就没有这种关系,一旦这种关系发生,那就会一次又一次地继续。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就是这样。



爆豪胜己每次都很爽,尽管他对绿谷出久的感情感到厌恶,但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幼驯染是个很好的发泄工具。



虽然每次经历后自己总伤痕累累,但绿谷出久满足于这种关系。



爆豪胜己不喜欢别人睡他的床上,所以他基本是做完就让绿谷出久滚出他的家门。而绿谷出久总是挤出微笑,留下一句“再见”,便扶着腰一瘸一拐地回家。即使是深夜。



爆豪胜己的一个邻居有好几次瞧见这情况,便以为绿谷出久是个出来做的,于是常常和一些邻里的家庭主妇等讨论这件事。导致绿谷出久每次来爆豪胜己家总被人小声议论。



这晚,胖妇人正好拎了袋垃圾出了家门,正巧看见对面绿谷出久一瘸一拐地走过来。



绿谷出久看见对面的妇人用异样的眼光打量他,于是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您好……”



妇人加快脚步。

“嘁,真恶心,不要脸……”

与绿谷出久擦肩而过的胖妇人小声说道。


————————————

深夜回来的人儿目光呆滞,草草洗漱一番后仅套了件t恤,低着头坐在床边。



死柄木弔坐在窗台上,就只是看着绿谷出久。对面的人本就白皙的大腿上多出点点淤痕,让人触目惊心——而这只是某人发泄过后的常态。



死柄木弔感到一阵烦躁,于是开始用手指不停地搔脖子,留下一道道红痕。



沉默一会儿,绿谷出久抬起头,看向死柄木弔——



“弔君,我是不是很恶心啊?”

“其实、我……知道的……小胜他啊,根本不喜欢啊……”

“只是把我当个发泄工具吧?呵呵……”

“我想我一定很不要脸吧,毕竟连个陌生人都觉得我是个变态了……”



绿谷出久突然笑了起来。



“但就算这样被人对待……”

“我为什么还会喜欢小胜这个人啊……”

“我真的好累。”



绿谷出久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小声啜泣。



死柄木没有出声,他就这么看着,面无表情,手上的动作却越来越重,皮都快抓破了,但死柄木弔不觉得疼。



绿谷出久说了没一会儿,就因为疲惫才终于睡去。



『谁都无法随便对待你……』

『哪怕有多么正当的理由。』



死柄木弔坐在绿谷出久的床头,看了看那张憔悴的睡脸,于是转身离开房间。


————————————

“叮咚,叮咚……”



“来了来了!!!到底谁啊?都这么晚了……”

一个胖妇人拖着臃肿的身子小跑地开了门:“大晚上的是谁啊!去你……”



妇人刚准备破口大骂,结果却被门后那张阴森的脸吓到:“你……你是谁……有、有什么事吗?”



『啊……抱歉打扰了。』

死柄木弔自顾自地从门口挤进了妇人的家中。



妇人感到害怕,却又不知所措。



死柄木弔打量了一下妇人的客厅,看了看妇人的阳台。



“请、请问,”妇人嚅嗫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死柄木弔回头,挠了挠自己的脖子。



『其实倒也不是什么大事。』

停顿了两秒——

『就是想请你去死罢了。』

死柄木弔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微笑着对着面前脸色苍白的妇人说道。



“啊啊啊啊啊!!!鬼啊……”



翌日上午,新闻报导了一场半夜发生的悲剧,一位女性从自己家的阳台摔下,警方根据事故情况确认为自杀,据那位女性的亲人交代,该女性没有什么可自杀的理由,所以自杀原因尚且不明。但据该的邻居供述,该女性性格较恶劣,邻里关系并不好。



警方公布了改名女性生前最后一段监控录像,显示其在走廊上与一位绿发的青年有所交流。


————————————

“小、小胜……”绿谷出久有些慌张,“你没什么事吧?”



绿谷出久睡醒后看见手机上的新闻,连床都还没下急忙就给爆豪胜己打了一通电话。可对面的男人却丝毫不领情。



“嘁……一大早可别这么恶心啊,废久。”爆豪胜己阴阳怪气地说道。



绿谷出久摸不着头脑,小心翼翼地回道:“小胜……?”



“你昨天跟那个胖女人说过话什么的吧。”

“结果人家当晚就死了呢。”

“警方还把监控录像放出来了,电视上也有演哦。”



“……啊?”



“是不是你把霉运给了那个胖女人啊?”



电话一边的绿谷出久僵住了。



死柄木弔坐在绿谷出久的床头,表情有些微妙。


————————————

因为那次事故,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有一个多星期未曾交流过。



“弔君啊。”绿谷出久捧了杯热茶,秋季不知不觉也快结束,此时一杯热茶正好能温暖身躯。



『怎么了?』



“我啊,要不要去小胜家啊……”绿谷出久把杯子举到面前,眼睛盯着缓缓升起的水汽,眯了眯眼。



死柄木弔的表情略微僵硬。



『想去……就去吧。』



“我想跟小胜分手了。”绿谷出久弯弯眼,双手捧着杯子小口小口的嘬着杯中的热茶。



“我们……都快三十了,他既然不爱我,我又何必给自己找苦日子过呢……”绿谷出久看着茶水倒映的自己的眼睛,一颗眼泪“啪嗒”一声落入茶水中。



“哎呀……我怎么还流眼泪了?”绿谷出久抬起手,抹了一把眼泪,“已经决定要放手了,所以不可以再为小胜哭了呢,对吧弔君?”



『嗯,已经不允许你为那个人哭了。』



绿谷出久把杯子放到桌上,站起身:“那么,”伸了个懒腰,“就去小胜家吧。”


————————————

“叮咚,叮咚。”



绿谷出久站在爆豪胜己家门前,感到一阵疑惑。



此时正是晚上七点,他从楼下就看见爆豪胜己家的灯是亮着的,所以按道理爆豪胜己应该在家的啊。



绿谷出久站在门口等了半天,却不见人来开门。他拍了拍门,喊了两句:“小胜!我是绿谷出久,能开一下门吗?我有事想跟你说。”



结果没成想,门是开了,结果是个女人。



“你有什么事吗?”那女子穿着浴袍,遮的还算严实。她靠在门边,头发还滴着水。



绿谷出久脸唰地一下就白了。



“那个——”绿谷出久的声音略微颤抖,“小胜……他在吗?”



那女子笑了笑,开口道:“胜己啊,他在洗澡,怎么了吗?”



“啊没事……只是希望跟他说几句话……可看来现在没什么必要了呢……”绿谷出久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



“那请你进来等吧,胜己应该很快了呢。”那女子把门敞开,让绿谷出久进去。



“不了……”绿谷出久抬起头,直视着那女子的眼睛,“请问你是小胜的?”



“我?我是胜己的未婚妻啦哈哈~”那女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们交往了有三年了呢。”



绿谷出久的意识突然当机。



“怎么了吗?先生?”那女子伸手在绿谷出久的面前晃了晃,“您还好吗?”



“没……没事了……”绿谷出久勉强笑了笑,“麻烦你,告诉小胜,就说绿谷出久不会再来打扰他了,谢谢……”



转身逃离。



“真奇怪呢……那位先生……”那女子摇摇头,关上了门。



回头,女子口中正在洗澡的爆豪胜己正倚在走廊,衣着整洁。



“所以你叫我说的我可都说了啊,爆豪胜己。”那女子走过爆豪胜己身边,坐在了沙发上。



“你为什么要逼走那孩子啊?笨蛋老弟。”



“嘁……只是我觉得我不适合他罢了……再说,是他缠着我的,我只是让他滚开我身边而已……还有啊老阿姨,快滚出去吧,你的宝贝儿子大概快放学了。”



“噫!胜己,你等死吧!”


————————————

绿谷出久一跌一撞地回到了家。



于是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

………

……



“弔君……”绿谷出久把脸埋到自己的臂弯里,“我只是想要幸福而已啊……很难吗……”



“我只是想有人能在我身边啊!!!”



『我就在你身边啊,出久。』



“我只是想回到家后有人会在等我啊!!!”



『我在等你啊,出久。』



“我只是想被爱啊!!!”



『我爱你啊,出久。』



绿谷出久这么吼完,抬起眼,看着面前的死柄木弔。



“弔君,”他拿起死柄木吊,“你为什么……不能回应我啊……要是你的话……我们一定可以获得幸福啊……”



一个纽扣眼、有着黑色眼圈、用毛线缝的嘴的、泛了黄的人偶安静地坐在绿谷出久的手中。



他的名字叫死柄木弔,是一个普通的人偶。


End.

————我是分割线————

以上,为我写的第一篇死出,共计4275字。

嘛,这个脑洞来自同名歌曲,是韩文歌啦,我第一次听的时候还小,我还记得这个mv贼鸡儿恐惧……蛮黑暗的,但是歌词真的太棒辽!!!旋律很棒,希望大家能去听一下吧?总而言之我最近重听了这首歌让我一下子就想到了弔哥(昂?)然后就有了这篇很迷的文……对不起大家啊……

结局有些莫名其妙,但我就想断在这里,弔哥接下来会为出久做什么就任凭大家想象辽。

还有……本沙雕写手……如今已经有100fo辽!!!激动!!!没想到我这么一个……渣渣还能……(暴风哭泣)

谢谢你们的爱啊啊啊!!!于是我决定!!!尽力做月更宝!!!每月更一篇是梦想啊(来自高中狗的悲鸣)

废话有点多了抱歉啊hh那么我们下个月再见吧(也许





本trouble现在也是有100个粉丝的沙雕写手辽!!!🎉🎉🎉
因为学业紧张基本月更(一篇)的我居然能在开学两个月后达到100人其实已经很开心了我……毕竟我文笔又不好又没啥亮点对吧……(小声bb)
废话不多说,我决定为这次破100写篇死出的贺文,这两天请尽情期待吧!!!

厚脸皮地来一句,请继续支持我,拜托辽(其实是没脸的人)

上晚修的时候无聊,于是掏出自己的校卡开始临摹出久……(つД`)
最后发现自己真的就是个手残……或许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摸鱼辽(இωஇ )
我真的很爱出久,相信我!!!就是手残而已……手残而已……

【MHA丨轰出】请问你要吃掉我吗,狼先生?

贺文走石墨吧~请点以下链接鸭

https://shimo.im/docs/ab9uH9N1HrMJswhg/

迷上轰出的第一个轰出日快乐!!!

FBI WARNING:You are in trouble now.

Trouble在这给您拜个早年啦(不)!

结尾灵感来源于村上春树的小说,但完全写不出村上老师的那种甜蜜感啊……

第一次开车文笔相当无法描述……也许该贴个“新人上路,小心追尾”会比较好吧。

励志成为能上秋名山的车神(妄想)

请在评论给我开车的经验,或许假期会多多练车???

学业太重也许下次再见就是过年了吧hh请不要放弃我啊233

抱歉小学生文笔,希望大家看的开心鸭ww

哦豁完蛋(இωஇ )
对不起大家,我似乎又是要赶末班车的人了……学业真的忙……国庆期间本想码完,不料作业太多……
啊你们一定要等我啊!!!轰出日我是不会错过的!!!

太真实了2333
是本人了(捂脸)
但是我还是能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后面加上感叹号的哦!!!(突然得意)

human水母PL600:

今日碎碎念
我有一些话想对首页的太太们说
不是我不喜欢太太的作品 是我无法表达出来我动荡的内心

老心,扎铁了💔💔
救救孩子吧2333
真实感受(抹眼泪)
啊以后我会加油的!!!

大鱼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扣扣群看到的表情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