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辈名曰小宝

请叫我trouble~

啊啊真的没想到自己的能突破50fo,而且还是个很棒的数字(嗯?)
本人文笔可能算渣,然后有种小学生一样的语无伦次(以下省略自我批评)
自从中考完就开始构思新作,然后我也想了很多设定啊,故事情节啊之类的东西,最近终于开始码字了(鼓掌鼓掌)也希望感兴趣的小可爱们耐心等待我这个懒癌患者的动作……
顺带一提,新作还是小英雄的同人文,我已经是个废了的绿谷厨了(瘫)

【轰出/胜出】从你出生开始爱你③(完结)

※可能ooc,如介意慎入
※童养媳paro,无个性,有年龄差
※主轰出,副胜出:A轰 x O久 x A胜
※含私设
※本篇为日记体,轰视角
※不定时更
(大概是每五岁三篇日记的形式)

本章为轰25~30岁,咔久20~25岁

若都接受的话,那么let's go!
————我是分割线————
x年x月x日        小雨         星期二

出久已经成年两年了。

我曾问过出久什么时候开始考虑结婚的事情,出久说他想要等到上完大学再考虑其他事,所以我要尊重出久的决定。

非常讨厌,不知道为什么,爆豪胜己那小子居然能跟着出久快二十年了,真是锲而不舍。他俩考上了同一所大学,还是同一个班。还记得两年前入学时,出久还兴奋地告诉我他和爆豪胜己一个班真是太有缘了。话是这么说,爆豪派阀的公子想要在哪个班不都是轻而易举的吗。不过我没告诉出久,只要出久开心就好。

我接手安德瓦公司已经一年多了,父亲也开始慢慢退出公司,全权交由我,和母亲逍遥去了。和爱的人天天腻在一起,确实有点羡慕了。

出久现在住在我的公寓。前段时间出久打算从宿舍里搬出来,找个好的公寓。我询问过绿谷阿姨后,打算让出久来我的公寓住。而出久也答应了,说实话对于这种新婚夫妇一样的生活我已期待很久了。

今天出久早上有课,而我也要去公司开个会,就难得坐在一起吃了个早餐。早餐是出久做的,原本我打算亲手为出久做,但出久觉得这种事交给他会比较好。这让我感觉出久已经嫁给我了一样美好。我的出久确实是个贤妻良母呢。

出门前出久还为我整理了领带,那双柔软的小手就在我的胸口摆弄,让我有些心痒痒。出久的脸皮薄,所以我也没敢像电视剧里那样索吻。不过我已经足够幸福了。

顺带一提,在出久搬过来的第二天,我和出久就在楼道里碰见了爆豪胜己。后者见到我们的第一反应居然十分惊讶。表面功夫而已。毕竟他和我对视的时候的眼神十分得意的样子。出久竟然很天真的相信了那只满肚子黑水的alpha,我开始为出久的智商而感到担心。

经过二十年的考证,我已经确信如果要得到出久,必须得跟这牛皮糖一样的小鬼竞争了。

虽说我和出久是婚约关系,但我会一直尊重出久的选择。而现在我只求出久能把眼睛擦亮,看清楚那小鬼伪善的真面目。

——————————
x年x月x日        多云         星期六

出久今天发情期到了。

因为是周六,所以我带着出久去了附近的购物中心。那里有一家很有名的餐厅,以传统日式料理为主,所以我请出久吃了他心心念念的猪排饭。出久吃得很大口,吃的时候让我联想到抱着松子在啃的松鼠,满脸幸福的感觉。当然,那家店的荞麦面也相当不错。

出久吃着吃着说他会去学着做荞麦面,以后做给我吃,我有些惊喜,甚至开始幻想出久做好荞麦面端到我面前看着我吃的样子……

吃完饭后,我正打算带着出久去看电影,结果我就闻到一股浓郁的信息素味,那是绿茶的味道。出久的脸色越发潮红,那股绿茶味甚至让我也以为自己的发情期到了一样。出久红着脸,告诉我他忘记吃抑制剂了。出久真的很粗心,我必须要好好惩罚他。我不敢想象出久被其他alpha盯上的样子。

我带着出久去了最近的酒店,他的信息素一直在不停释放,那股绿茶味一路上吸引了一堆alpha,这让我有些生气。万一,出久今天不是跟我在一起……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占有欲吧。

我把出久关在了酒店房间里,买了一堆抑制剂回来。我刚一进房间,那股绿茶味就几乎让我发情。出久窝在被子里,脸因为情欲而泛起草莓一样诱人的光泽。他用软糯糯的声音叫着我的名字,还说他喜欢我檀木香的信息素味。如果出久是清醒地跟我说的话,我相信我会克制不住自己。但是,我知道出久只是被情欲所驱使,而不是自己的本意。

我喂出久吃下了抑制剂,然后离开了酒店房间。喜欢的人在面前发情,却做不了什么,我都有些佩服自己的自制力了。不过就算是我也无法克制自己太长时间吧。

我要等到出久亲口说要我的那一天。

等发情期过了,就等着接受惩罚吧,出久。

——————————
x年x月x日        晴         星期一

我今天给出久做了临时标记。

今天出久要去上课,但是他的发情期还没完。虽然出久吃了抑制剂但身上那股绿茶味还是会让alpha发狂,所以我在出久的脖子上留了个咬痕。

说实话这个咬痕是惩罚的一部分,但同时满足了我小小的欲望。我的嘴唇碰到出久的脖子时,我看见出久整个耳朵都红了,身体也在微微颤抖,我很兴奋。当我的牙齿碰到出久的皮肤时,我甚至产生了想要把出久拆吃入腹的欲望……

牙印很深,出久的皮肤本就白嫩,那印子就更加明显。顶着这个牙印,我相信没有其他alpha敢碰出久一下。我送出久出门,意料之中,一开门就看见爆豪胜己站在走廊里等出久。他一看见出久脖子上的牙印,那整张脸都黑了,出久吓了一跳。说实话能让爆豪胜己有这个反应我还蛮开心的,这相当于宣告了我对出久的主权,而他爆豪胜己只是外来者不是吗?

爆豪胜己那小子对我和出久吼叫,问出久是不是跟我睡了,身上全是我的味道诸如此类的。出久低着头,我能感受到出久是难过的。我明白,这是他们两个之间的事,哪怕是我也不能随便插手。虽然我很想告诉爆豪胜己“是的”这一答案,但我想出久其实对爆豪胜己……这个答案其实我在很久以前就知道了的。

爆豪胜己对于出久来说是特别的存在,是不低于我的存在。这一认知让我不爽,因为出久从出生开始我就在他身边了,但,那小子是出久自己交到的“朋友”,我不能替出久做决定。

有时我也会想,对于出久来说我会不会太大了,毕竟我们还相差了五岁,而那个小子和出久年龄正合适,也足够优秀,能配得上出久。而且我相信那小子对出久的爱未必比我少。说实话我不敢赌,赌我在出久心中比爆豪胜己更重要……

我的出久,你要记住,哪怕你以后选择了爆豪胜己,我都不会放弃你的,绝对不会。

…………
………
……

——————————
x年x月x日        晴         星期六

今天是我和出久结婚的两周年纪念日。

出久在两年前的情人节接受了我的求婚,那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情。

出久大学学的是室内设计,他毕业后没有选择继承绿谷家的公司,而是开了他自己的工作室。当然,绿谷叔叔和绿谷阿姨都没有反对,毕竟出久是他们唯一的宝贝,只要出久过得幸福就好。出久现在是一名室内装修的设计师,所以工作相对毕竟轻松。

因为我今天公司有会议,无法全天陪着出久,而爆豪胜己今天没事,所以待在家陪出久。是的,两年前的情人节,爆豪胜己和我向出久求婚了。但出久无法选择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还愧疚地哭了。虽然我很不甘心我的地位竟和爆豪胜己那小子一样,但我们让出久同时接受了求婚。

爆豪胜己现在也继承他家的产业,同时和上鸣家还有切岛家合作,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爆豪派阀已经可以比肩焦冻集团了。顺带一提,那是我继承了安德瓦后为它改的名字。

出久不是我一个人的了,但一想到我的出久能接受双份的爱,能感受到双份的幸福,我就无所谓了。

现在我们三个人住在一起,各自有各自的房间。我半夜会悄悄摸进出久的房间,出久的睡眠质量很好,所以不会醒来。但有时我进到出久的被子时,还会看到另一个和我一样悄悄摸进来的榴莲头。在半夜原本想搂着出久那软乎乎的身体,却见到一双红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你真的非常……想打死他。

所以最后干脆我们就把出久的床换成了可以容纳三个人同时躺下的size,当然,出久睡中间。我是打死也不会和那小子睡在一起的,我不想让出久见血。

今天进到家门时,出久围着围裙就跑到了玄关。出久给了我大大的一个拥抱,他把头埋在我的胸口,再仰起脸来时那双祖母绿的漂亮眼睛里倒映着我的脸,让我十分满足。我确确实实地拥有了出久,真是太好了。

我正想给出久一个吻,结果餐桌那边爆豪胜己就喊我们去吃饭,只得作罢。我除了不喜欢爆豪胜己那暴躁的性格已经对出久的占用欲外,最讨厌那小子叫我的出久『废久』,而我的出久却总是一脸高兴地叫那小子『咔酱』,叫我则是『轰君』……不过唯一值得开心的是在床上时出久会叫我『轰哥哥』还有『焦冻』。尤其出久叫我哥哥的时候,总会让我产生一种悖德的的兴奋感,我大概是患上了名为『绿谷出久痴迷症』的病吧。

出久给我做了我最爱的荞麦面,出久近两年的厨艺越来越好,让我吃的很满足。

出久,结婚纪念日快乐,余生也请多多指教了。

——————————
x年x月x日        多云         星期四

今天我和爆豪胜己带着出久去了医院。

这段时间出久的食欲并不好,而且会吐,最开始我们以为出久是肠胃的问题,还买了药给出久,但是没有一点转好的意思,而且愈演愈烈。询问了母亲、绿谷阿姨还有爆豪阿姨后,我们判断出久可能是……怀孕了。说实话我们三人是震惊的。

在几周前的结婚纪念日那天,我和爆豪胜己确实是对出久……但那天都不是我们三人的发情期,而且为了保险第二天还给出久买了避孕药。但据说男性omega的受孕率没有女性的那么高,而alpha的能力够强,那怀孕的可能性也是会大大提高。所以为了确认出久的情况,我们今天去了医院。

在妇产科门口等了很久,我和爆豪胜己都有些激动。出久如果真的怀了孕,那么出久的肚子里就孕育了一个和我们血脉相连的小生命。而且无论是谁的孩子,只要是出久生的,我相信我都会付出所有一切来爱他。

过了快半个小时出久才出来,他呆呆地摸着自己的肚子,晃着他那毛茸茸的脑袋慢慢地走过来。我能感觉我的双手都有些颤抖。出久告诉我们,他怀孕了,而且已经快两个月了。重点是,他刚刚做b超,医生告诉他,他的肚子里有两个小生命……我和爆豪胜己都直接愣在了原地。

我可能……要做爸爸了!!!而且那是我和出久的孩子!!!这一认知让我激动得想要抱着出久转上几圈,但出久的肚子里已经有了我们的孩子,所以要谨慎。

我的出久,你要好好的,接下来的几个月我会和爆豪胜己那小子好好照顾你和宝宝们的。

我已经迫不及待的相见我和出久的孩子了。

——————————
x年x月x日        晴         星期二

我,轰焦冻,今天做爸爸了。

又是一个晴天。我还记得出久出生的那天也是一个晴天,蔚蓝的天和暖暖的阳光,一切都像二十五年前出久诞生的那个晴天。希望我的孩子能像出久一样受到太阳的祝福。

出久现在的肚子很大,因为有两个小家伙待在里面。或许里面都是我的孩子,但这一切都还说不准呢。

今天早上的时候,我和爆豪胜己正扶着出久在家附近的公园散步。医生说出久在产前多走一走对生产时有帮助,所以我们经常出来散步。但今早,出久走着走着说肚子疼,整张小脸都疼得皱在了一起,脸色也很惨白。我叫爆豪胜己抱上出久,我去开车过来。

一路上,出久都因为疼痛说不出话来,我很紧张。爆豪胜己搂着出久,还对着出久的肚子说:“小子,你要是再敢让废久疼,你出来就死定了! ”我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确定出久肚子里就一定是他儿子,但出久确实不觉得太疼了。不过我相信出久那圆滚滚的肚子里也有我的儿子在制止另一个乱动吧。

出久进了产房后,里面传来出久痛苦的叫声,我想代替出久生孩子。爆豪胜己急躁的在走廊上打转,期间揪住几个医生不断询问出久的情况,甚至还想闯进产房。果然还是太年轻了。

我也想进去告诉那医生让出久减少点痛苦,出久再这么叫下去我可能会去揍那医生吧。虽然我知道那医生完全没有错。

出久生得还蛮顺利,过了一个多小时就出来了。护士推着出久出来时怀了抱着两个白胖的小家伙,还恭喜我们都是健康的男孩子。出久躺在床上,脸色很苍白,都是汗,让我心疼的不行。出久说,生孩子真的很疼,但一想到轰君和咔酱,就忍耐下来了。做的很好哦,我的出久,你真的辛苦了。

医生告诉我们,那两个孩子的父亲现在暂时还不清楚,检验的结果还要等几天才能出来。其实没有关系,只要是出久生的孩子,我都会用我的全部来爱他们,因为那是流淌着出久的血液的孩子……

这本日记以后就不止记录我和出久的故事了,我还会记录下我们的孩子的故事,续写下我们一家人的未来。

但是,我亲爱的儿子,我想告诉你,你让我的出久疼了好久,等你长大你就完了。记住,你的父亲是不会绕过你的。

End.
——————————
对不起对不起!!!大家一定等了很久了吧!!!我的中考终于完了,而且最近还办了毕业典礼什么的所以一直没时间更新……让大家等了这么久真的抱歉(土下座)
那么完结撒花(为自己鼓掌)文笔渣而且故事老套短小真的抱歉啊各位(捂脸)
最初创作这一篇的理由就是想让我痴汉轰总和我出久秀恩爱啥的,但我发现没有咔酱的话,总是怪怪的,于是就萌生了写轰出胜的念头。

我的文笔不是很好,所以一直耐心看下去的大家也是辛苦了(疯狂比心)当然,喜欢这部作品的朋友我爱你们哦!!!

后续我可能会出这一篇的番外??如果有想看的请告诉我,欢迎大家在评论里提建议,我会努力写的!!

小剧场——
轰焦冻:一定都是我的儿子。

爆豪胜己:一定都是我的儿子。

绿谷出久:够了!!!你们又没生,那都是我的儿子!!!alpha都是大猪蹄子!!!(产后综合症)

轰焦冻/爆豪胜己:老婆我错了!!!

【轰出/胜出】从你出生开始爱你②

※可能ooc,如介意慎入
※童养媳paro,无个性,有年龄差
※主轰出,副胜出:A轰 x O久 x A胜
※含私设
※本篇为日记体,轰视角
※不定时更
(大概是每五岁三篇日记的形式)

本章为轰15~20岁,咔久10~15岁

若都接受的话,那么let's go!
————我是分割线————

x年x月x日        多云         星期四

出久今天发烧了没去上学。

一放学我就赶到了绿谷家,绿谷阿姨正在照顾出久。出久躺在床上,病恹恹的样子,那张小脸也烧得有点红,让人心疼。

出久一见到我就想坐起来,但我把他摁回了被窝。出久有些惊讶,他还问我都已经快升高中了,不在家学习就来看他会不会耽误学习,我跟他说没关系,出久真的是个天使。

绿谷阿姨去做晚饭,我就守在出久的床边,边做作业,边陪出久聊天。出久因为生病,说话时也有些虚弱,但还是对我露出大大的笑容。我也想陪出久发烧。

晚饭还没做好,出久睡着了。我坐在出久的身边,看着出久睡觉的样子。出久睡觉的时候很可爱,眉头会微微皱起,眼睫毛还时不时颤动。我听见出久小小声地喊了一下“轰轰”,真的有心动的感觉。

听见楼下传来门铃声,过了一会儿还有开门的声音,我没有在意。

我俯下身子,亲了一下出久的额头,结果刚一抬起头,就看见那个榴莲头小鬼在门口,臭着张脸看着我们。那个榴莲头现在住在出久家旁边。上了小学还是那么讨厌地缠着出久。

那小鬼把一沓作业本摔在了地上,看了一眼睡着的出久,转身离开了出久的房间,走前还瞪了我一眼。不久我又听见楼下关门的声音。

虽然榴莲头帮出久把作业拿了回来,但是凭他刚才那摔本子的举动,还差点把出久吵醒,我就不是很喜欢那小鬼了。

我打赌那小鬼觊觎我的出久,但这是不允许的。等出久病好了我要让出久离那榴莲头远一点。

——————————
x年x月x日        小雨         星期五

进入了梅雨季,这几日雨也断断续续的。不过今天感谢雨,是雨让我能够找到可以见出久的理由。

上一次出久病好了后,我跟出久提出要他离那个榴莲头小鬼远一点这个,结果出久居然拒绝了我。出久还跟我说那小鬼是他最好的朋友,还跟我说那小鬼还帮了他很多忙。当然,这点我不会否认。但是,我的出久,他绝对不是把你当朋友的。我很想这么告诉出久,但出久不理我了。

今天放学的时候下了很大的雨,而绿谷家的车还堵在路上,赶不及接出久。出久的小学就在我的学校旁边,于是我又可以去陪出久等车了。

出久今天见到我的时候还是有点生气,说实话我有点寂寞了。但我给出久带了个小的欧尔麦特挂饰,出久立刻就搭理我了,虽然我在出久心中还比不过欧尔麦特,但出久生气说明出久还是在意我的。

在陪出久等车的时候,出久主动跟我说了学校里的一些事,我都认真地听了。我没想到出久在学校里还受过欺负,出久明明是那么可爱,居然还有人欺负他,真搞不懂现在小学生在想什么。

但出久告诉我,那个榴莲头小鬼站出来教训了那群欺负他的人,那小鬼还因此被老师批评了。第一次觉得那小鬼还是有些用处的。可惜我比出久大了五岁,我也想当出久的同学,这样就看可以保护好出久,做出久的英雄了。

——————————
x年x月x日        多云         星期一

父亲决定送我出国留学。要五年。而今天就是我和出久分别的日子。

我已经要疯掉了。

母亲也向父亲提出了不满,结果两人就争执了起来。最后母亲也只能妥协,我也无法反抗。父亲说,出国五年,我需要学习更多能让我作为继承人应学的。母亲单独跟我说,我将要学习的东西对我非常有用,或许能让我脱离父亲的掌控。

但是五年,这五年我将见不到出久,意味着我会失去出久的五年。我无法想象没有出久的五年。出久从出生到现在,十年,他的生命里一直都有我的存在,但让我放弃占据出久的每一个五年,我做不到。

在机场的时候,出久也来送我了,我问出久他要不要我走。出久不要我走的话我想我是觉得不会离开他的。但出久是个善良的孩子。出久让我去好好学习,他说他期待“轰哥哥”帅气地回来的样子,虽然出久还是哭得打嗝了。明明很舍不得我却还在为我着想,出久真的是天使吧……

我放不下出久,但为了出久我也要变强。但我害怕,我害怕这五年出久会忘了我。

走前我问出久,问他知不知道长大以后会成为我的新娘,出久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我默认他是知道的。出久真的非常可爱。出久在我安检前给了我一个吻,在我的脸颊上,那股淡淡的绿茶香让我闻了心安,只可惜出久亲的不是嘴。不过我又能要求十岁的出久什么呢?

出久我爱你,请等着我。

…………
………
……

——————————
x年x月x日        晴         星期三

五年了,我离开出久整整五年了。

每周出久都会和我发信息,告诉我他一切都好,而我也会把在国外的事告诉他。但是出久很少发他的照片给我,有点寂寞。三年前开始,每天都有我的人给我发偷拍出久的照片,这是我唯一能够接触出久生活的机会。我想触碰出久想到快发疯了。

照片里的出久每天都在变化:他的个子慢慢地长了起来,但是还是比我矮太多了,可能是因为出久是omega吧。我的出久越长越好看,他的眼睛没有变过,那祖母绿的眼睛越发澄澈,惹人喜欢。出久的脸上还长了几颗可爱的小雀斑,他笑起来的时候就像精灵。

我的出久绝对是个不输于alpha的优秀的少年,我的人告诉我出久在学校的成绩相当不错。那是我引以为傲的少年啊。

那个榴莲头小鬼——我记得他叫爆豪胜己,几乎发给我的每一张出久的照片里都有这个小鬼的存在。我越发的相信那年轻的alpha想要趁我不在抢走我的出久。那是我的。

终于,今天是我回国的日子,我没有告诉出久,明天是出久的15岁生日,我要给他一个惊喜。

等我,出久。
————————
x年x月x日        晴         星期四

晴天,出久的每一个生日都是晴天,出久一定是受到太阳的祝福的孩子。

当我怀里抱着欧尔麦特的限量玩偶出现在出久家门口时,出久整个人都呆住了。我的出久一定是太想我了才会这么惊讶吧。

出久整一个人都扑了上来,他的身子很软,和以前一样。虽然在每天都能在照片里看到出久,但能接触到出久的感觉真的是美妙至极。我能从那柔软的发丝中嗅到那股熟悉的绿茶味,这种感受让我陶醉。出久身上的信息素比以前浓了许多,那股清甜的绿茶味真的让我有点沉沦。我想出久可能是青春期发育,所以味道才那么浓吧。

如果是这样,那么那个榴莲头小鬼肯定也天天能闻到出久的味道,出久的防备心真的有待提高。

一进出久家,我就闻到了一股有点熟悉的、另一个alpha的信息素的气味,青柠味的。是那个小鬼的。那个小鬼正帮着绿谷阿姨切菜。他是想要先搞定绿谷阿姨……吗?真是聪明的战术。不得不说那个小鬼是有点本事,我现在无法确定他在出久心中的地位。

绿谷阿姨看见我后很激动,立刻跑过来给了我一个拥抱,母子俩都是很温柔的人呢。我看见那个小鬼——算了,还是叫爆豪胜己吧,他有点惊讶,然后用一种看见敌人一样的目光盯着我。看来是害怕我把出久从他身边抢走呢。但出久本来就是我的。

出久今年十五了,我不禁回想起小时候那个在我怀里“咯咯”直笑的小家伙,让人怀念。又是一个生日,我开始期待出久成年的那一天。

——————————
x年x月x日        阴         星期天

父亲跟我说,他的安德瓦集团这两年地位不断的上涨,和绿谷家早已拉开了很大的差距。他没有点明,但我知道他想要表达什么——取消婚约,在这个只关注利益的人的眼里,这样的绿谷家已经没有了价值。

我绝对不会同意的。哪怕绿谷家是个普通的家庭我都不会放弃出久。我向那个男人这样表达。我绝对无法接受我的出久在其他alpha身下承欢的样子……

然后我又和父亲打了一架,还是十年前那样的结局。不过这次我让他也挂了彩。

出乎意料的,母亲这次逮住了我们就开始教训我俩,而且父亲还意外的听话。这真的让我有点惊讶。也许是父亲老了吧,又或是母亲终于强势起来了吧,反正我不知道这五年发生了什么。

经过一系列的拷问,母亲终于弄清了我们打架的原因。母亲让我自己去擦药。然后只见我那温婉贤淑的母亲狠狠地骂了一顿父亲,而父亲还没有像以前那样和母亲吵起来,反而还露出一副委屈的样子……我搞不清情况了。

在我写这篇日记前,母亲来我房间告诉我,父亲那时的意思是问我是不是真的喜欢出久,是不是确定好这辈子都要和出久在一起……我承认,我有点吃惊。我确实没想到我的父亲还有这样的一面,而且还能像今天这样听母亲的话。

所以太好了,我的出久,没人会阻止我和你在一起的。当然,我也不会让别人有这种机会。

————我是分割线————
以上就是轰总十五岁到二十岁的日记内容~
(总感觉没有五岁到十岁那么可爱???)
或许该篇应该叫《论痴汉的成长历程》或是《如何花式宠溺把媳妇养大》吧hh
咔酱的戏份略少却疯狂被轰总记恨的说。啊啊还有这个安德瓦我觉得有点可爱(这文不是你写的吗?!!)

小剧场——
咔酱:那个阴阳脸不就比我大五岁吗?!!居然叫我“小鬼”?!!还有,明明是个老人家了还来跟我抢那个废久,是老牛吃嫩草吧(疯狂吐槽ing)
安德瓦:我明明是在关心儿子的终身大事为什么无辜被打???(一脸懵逼.jpg)
轰总:谁也不能阻止我和出久在一起(怀抱绿谷出久等身抱枕)

对不起各位!!!本人明后两天要中考,所以可能再更要等到下周了……
最后,小学生文笔抱歉,但希望大家看得开心哦!!!

【胜出】雄英公主②(玩梗+吐槽向)

※可能ooc,如介意慎入
※该梗来自迪士尼公主梗
※含私设?全文吐槽向(划重点)
※主胜出,及其他(?
※在被窝里看的小可爱请控制自己的声音

(表示破个位数fo开心得一批而撸出来了公主咔的篇章,所以本人脑子目前可能不正常ing)

若都接受的话,那么let's go!
————我是分割线————
放学后的雄英高中一年A班教室,爆豪派阀的上鸣电气和切岛锐儿郎以及几名群众正围绕着他们的中心人物,爆豪胜己。

这位平时号称『放学无影踪』的大佬因为玩游戏输了,所以被强制留下提问十分钟。

此时,这里正准备展开一段神奇的对话。

不过时间先调回放学前那个课间——
丽日御茶子:“上鸣同学,你们准备好问爆豪同学什么问题了吗?”
上鸣电气:“嘛,还没有,丽日你有什么意见吗?”
丽日御茶子:“呐呐,你们不觉得爆豪同学有的时候很过分吗?”
切岛锐儿郎:“怎么了怎么了?”
丽日御茶子:“爆豪同学他天天都欺负出久同学,还一直很恶劣地叫出久同学『废久』,不觉得出久同学超可怜的吗?”
蛙吹梅雨:“就是啊,出久酱他一直很温柔的呱。”
芦户三奈:“绿谷同学平时还经常帮我们做值日的呢!”
蛙吹梅雨:“所以说,莫非御茶子有什么帮出久同学出气的方法吗呱?”
丽日御茶子:“你们知道最近很火的那个系列图吗?不如我们拿那个来问他吧。”
切岛锐儿郎:“这么说爆豪还真是性格恶劣呢。哟西!那么我们就采用丽日的方法吧!”
上鸣电气:“切岛你?!!哇你们这么草率的吗?!!”

系统提示:爆豪派阀暗中破裂(雾)

一年·绿谷出久吹·A班女生表示,绿谷小天使才是王道,他爆豪胜己算什么?

让我们回到现在——
上鸣电气咳了两声,仔细确认了爆豪胜己此时的状态能够开展以下提问了,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爆豪……你的头发有特殊能力吗?”

别说特殊能力,你说那种像榴莲一样的发型有杀伤力他都会信啊……

只见爆豪胜己周围迅速产生一种不屑的浓重氛围,“哈?你个垃圾在问什么?!!”

这种语气吓得上鸣电气立刻躲到身边切岛锐儿郎的背后去了。

却不想爆豪胜己突然沉默。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一句老话是这么说的。

上鸣电气:难道第一个问题我就要死了吗啊啊啊!!!
围观群众:冷静分析. jpg

爆豪·很认真却口是心非·胜己同学其实是想起了一件小事。
还记得以前还有点肉嘟嘟的绿谷出久小朋友曾用他的小手摸了摸爆豪胜己的头,后者立刻表示不快,而前者却可怜兮兮的把自己被头发扎红的小手伸给爆豪胜己看。爆豪胜己小朋友立刻不气了。

以为自己要英年早逝的上鸣电气听见爆豪胜己“哼”了一声,暗自窃喜:我……我没事!!!

切岛锐儿郎“哈哈”地笑了两声,把躲在自己背后的上鸣电气拽回自己的旁边,“上鸣你怕什么,爆豪又不会杀了你。”拍拍上鸣电气的肩膀,“爆豪,你有魔法双手吗?”

“呵,魔法双手这东西没有,但我能把你们两个白痴炸成灰。”爆豪胜己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要、试、一、下、吗?”
手上炸着的小型烟花仿佛预示着两人的悲惨下场。

“虽然你的回答真的非常男子汉,但是我还是拒绝被炸!!!”今天的切岛锐儿郎还是个正直的男子汉。

“那么,小爆豪你会跟小动物说话吗呱?”

“哈?本大爷是会做那种事的人吗?!”爆豪胜己又一次抬高了自己的语气,“只有你们女生还有废久那家伙会做这种智障事吧!!!”

场边暗自腹诽:你怕是对跟小动物说话这件事有什么误解吧喂?!!

同是英雄科一年A班的学生口田甲司(能力:操控动物)表示很委屈。
其余围观众人:你又知道绿谷出久会和小动物说话了???

诶,你还别说,他爆豪胜己就是知道。此时身为幼驯染的优势展现了出来。

很久很久以前,当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还是相当愉快的相处的时候,他们两个曾经常找一只公园里的小猫玩。

爆豪胜己非常清楚的记得,每天下午,绿谷出久会拉着他去找那只猫,每次找到它,绿谷出久就会用脸蹭蹭那猫,笑得一脸灿烂,还会用甜糯糯的声音认真地跟猫咪说话:“喵喵你好吗?我和咔酱又来找你玩了哟~我今天给你带了小鱼干,你要吃吗?哈哈哈……”

『废久那时候也是很可爱的嘛。』

众人望着爆豪胜己莫名露出奇怪的笑容,不禁感到一阵恶寒。

心情意外地变好,爆豪胜己翘起二郎腿,“老子不会。”

一边早已按捺不住自己好奇心的芦户三奈开口问道:“爆豪同学,你被人下过毒或者被诅咒过吗?”

身边人用惊恐的眼神望向芦户三奈:为什么突然又要引爆导火线啊?!!

“你们……不想死的就快点问!!老子急着要走,你们已经问了六分钟了渣滓!!”爆豪胜己一脚踹向自己的桌子,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没有正面回答啊……』
芦户三奈一脸失望地站回了吃瓜(划)围观群众的队伍里。

“啊……啊喏……”丽日御茶子鼓起勇气,接着问道:“爆豪同学,你……你有被奴役过吗?”

“奴役?”爆豪胜己笑了一声,“大、饼、脸,你认为本大爷会被奴役吗?只有我奴役别人吧哈哈哈!!”

爆豪胜己单手抓起了自己的包,跳上窗台,回头吼了句:“最后,渣滓们,你们只有一个问题了!!老子真的急!!”

丽日御茶子,这位勇敢的、不畏强暴的坚强绿谷吹,甩出了最后的问题:“那个!!爆豪同学,你……是不是经常有人认为你和一个男生有关系??”

爆豪胜己愣了一下。
『我和废久……应该算吧?』

爆豪胜己做好跳下窗台的准备:“是啊,大饼脸。”

却听身后众人齐呼:“爆豪胜己,你是个公主啊喂!!!”
内心捶地:为了绿谷小天使一切都值了!!!死而无憾啊同志们!!!

爆豪胜己脚下一滑,直接摔下了窗台。

『不……不会摔死吧……爆豪同学……』

没过几秒,只见爆豪胜己再次出现在一年A班的窗外:“呵呵呵……老子是公主?你们全家都他妈是公主!!!今天一个也别想走了,老子一定要送你们下地狱!!!”

“诶?!!!!!”
『不是,你又不急着走了吗爆豪胜己同学?!!』

为一年A班群众点蜡(真诚)
——————————
雄英校园内,其他科的学生被一声巨响所吸引,纷纷望向事发地。

此时的英雄科一年A班教室里,就仿佛在氧气中燃烧的铁丝,火星四射,并放出大量的热。

“喂喂喂英雄科一年A班的窗户炸了!!!”
“有没有人去通知一下老师们啊!!!”
“英雄科一年A班又要拆学校了啊啊啊啊啊!!!”
…………
………
……

雄英高中校门外,绿谷出久正站在一棵树下,他已经等了快半个小时了,却仍然不见那人的踪影。

『咔酱要我在校门口等他去他家吃饭来着……我不是被放鸽子了吧……』

一边,在另一棵树下,轰焦冻观察绿谷出久快半个小时的时间却不见绿谷出久要等的人的踪影,于是轰焦冻走向绿谷出久:“绿谷同学,要一起吃饭吗?”

……

喂喂喂咔公主!!!你再不出来真正的公主就要被恶龙轰拐走了啊!!!

End.
————我是分割线————
抱歉抱歉我现在脑子真心有点不太正常ww由于本人在日常生活中就是吐槽役担当,所以超喜欢吐槽的说(虽然写的不咋地)
公主咔真的是爆娇了hh全员绿谷吹什么的是私心啦私心罒ω罒
因为轰出部分较少所以我就不打轰出tag了。
小学生文笔抱歉!!但希望大家看得开心哦!!

【轰出/胜出】从你出生开始爱你①

※可能ooc,如介意慎入
※童养媳paro,ABO,无个性,有年龄差
※主轰出,副胜出:A轰 x O久 x A胜
※含私设
※本篇为日记体,轰视角
※不定时更
(大概是每五岁三篇日记的形式)

若都接受的话,那么let's go!
————我是分割线————

x年x月x日        晴         星期五

我是轰焦冻。

今天,是我父亲给我定下的什么未来的妻子出生的日子。

很意外,在这孩子出生前一直是阴雨天,可是今天居然放晴了,大概他是个性格阳光的孩子吧。

他是绿谷家的孩子。父亲说这是为了家族的利益,所以我必须要和那孩子结合,当然,前提是那孩子是个omega。想要知道这一点还要等五年吧,不过没有关系,哪怕他不是omega,我也会好好对待他的。

虽然我很想见见刚出生的小孩是什么样的,但父亲告诉我要明天才能看,而且我必须上学才行,真是没办法。

以后这本日记就用来记录那孩子与我的故事的好了。

——————————
x年x月x日        晴         星期六

今天,母亲带着我去医院看他了,他真的小小的、皱皱的,小婴儿原来都是这个样子的吗?因为他这么小,所以我以后就叫他“小家伙”好了。

小家伙有点肉肉的,眼睛还没睁开,但我把手指放在他手心里的时候他居然抓得紧紧的,真是不可思议。母亲和绿谷阿姨还在旁边笑我,她们还说我小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的,生命真的很有趣呢。

母亲和绿谷阿姨说,因为我比他大五岁,所以我已经算是小家伙的哥哥了,以后要照顾好他。不用说我都会照顾好他的,毕竟我可是个男子汉。

我和母亲要离开医院的时候,小家伙还哭了,哭得特别大声。绿谷阿姨说小家伙大概是舍不得我,才会这么伤心。

不过不用担心哦小家伙,我以后天天都会来医院看你的。真希望小家伙能快点长大呢……

——————————
x年x月x日        多云         星期三

因为今天是学习剑道的日子,所以父亲也很认真地看着我练习刚学到的剑术。虽然是第一天,父亲也格外严格,还让我和他一起练。

训练结束的时候,我的身上已经被父亲打肿了几块,但没关系,因为父亲说作为轰家的alpha,必须要学会保护好重要的人。为了母亲和小家伙,我也会努力的。

训练完母亲就带我去绿谷家了。小家伙已经六个月大了,现在已经会叫了。哦不对,现在不该叫他“小家伙”了,他有自己的名字了,他叫“绿谷出久”。既然这样,那我就叫他“出久”好了。

出久的头发跟绿谷阿姨一样,只不过出久头发会卷一点,很软。出久比我见过的其他小孩子可爱,他很白,脸和胳膊还有点肉肉的。出久每次笑起来还会眼睛眯个缝,母亲就喜欢抱着他亲个不停。

出久见到我就笑得很开心,还爬着想要过来让我抱。但我还不知道怎么抱他,所以母亲就把出久抱起来放我怀里,让我学会怎么抱他。出久有一点重,而且一到我怀里就闹,还一把抓住了我的头发,虽然有点疼,但看着出久那么开心的样子也没关系了。

母亲和绿谷阿姨在聊天,所以让我带着出久玩。我抱着出久坐在院子里,出久还掐着我的脸,有点小霸道。我教出久叫我“轰哥哥”,但出久就只是一直“咯咯”地笑,但过了一会儿居然叫我“轰轰”。可能“轰哥哥”对于出久还有点困难,不过我觉得叫“轰轰”也挺好听的。

我想,和出久度过一生也不错吧。

…………
………
……

——————————
x年x月x日        阴         星期二

出久已经快要上小学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出久今年快5岁了,前段时间绿谷阿姨带着出久去了医院,检查出来出久是omega,我很高兴,真的。

今天放学的时候,绿谷阿姨打电话给我,说她和绿谷叔叔有事,所以让我接出久回家,出久今天就拜托我了。我有点开心,久违地可以和出久睡觉了。

我在幼稚园门口等了一会儿,出久就出来了。出久穿的是蓝色的幼稚园衣服,上面还印个粉红色的兔子,很可爱。但出久出来的时候,还有一个榴莲头的小鬼牵着出久的手,出久还笑得很开心,我不认识那小鬼。

出久看见我的时候有点惊讶,但是很开心的样子。我走到出久面前的时候,听见出久叫那小鬼“咔酱”,结果那小鬼还很恶劣地叫出久“废久”。我闻到那小鬼身上一股淡淡的信息素的味道,他是个alpha,但我不想打比我小的人。

我一把抱起了出久,出久的脸有点红,还叫我不用抱着他,可是我没听。那小鬼看我把出久抱起来,还很没礼貌地让我放下出久。我决定让出久以后不要跟他一起玩。而且omega和alpha授受不亲,我要把这一点教给出久。

——————————
x年x月x日        晴         星期天

今天是出久的生日,五年前的今天,也是晴朗的一天,果然出久是太阳一样的存在啊。

我一大早就拿出准备好的出久最喜欢的欧尔麦特的手办,母亲和父亲就带着我一起去了绿谷家。

但惊讶的是,上次的那个榴莲头小鬼和他的父母也在绿谷家。听父母说,那小鬼叫爆豪胜己,是爆豪派阀的小公子。父亲还说,要我和那小鬼搞好关系,但看见出久和那性格恶劣的小鬼玩得那么好,我做不到。

出久看见我准备的礼物很开心,还跑过来在我脸颊上亲了一口。那股绿茶味的信息素非常好闻,和出久一样惹人喜欢。那个榴莲头小鬼看见出久亲我居然还呆住了,然后用那种讨厌的眼神看着我。我居然有点得意。

到吹蜡烛的时候,出久闭上了眼睛,他的眼睫毛很长,特别好看。我想知道出久许的愿望,这样我就可以实现他的愿望了。

分完蛋糕后,我用手指沾了点奶油,抹在了出久的鼻尖上。出久愣了一下,然后笑呵呵地也把奶油抹在了我脸上。我舔了一口出久给我抹上的奶油,挺甜的。

出久又跑过去给那个榴莲头抹上了奶油,然后那小子居然把一大堆奶油糊在出久的脸上。我有点生气,就把自己的奶油也给那个榴莲头抹上了。那小子就开始骂骂咧咧地,跑过来也要抹我,然后我们俩索性连蛋糕也没怎么吃,就一直给对方抹着奶油。出久就吃着蛋糕,不停地笑着,也不过来帮我。

大人们也坐着看我们,还说什么我和榴莲头关系真好,连出久都不管了。我觉得他们说的不对,出久更重要,而且我只想把那小子的头摁进蛋糕里。但这样会教坏出久。

五岁生日快乐,我的出久。

——————————
x年x月x日        阴         星期一

今天放学回家后,我被父亲责罚了,父亲说我不该天天去找出久,而且父亲说我需要好好学习,他说我和出久不一样……他说,我是alpha,所以我要更加出色,而出久是omega,只是用来辅助我的工具……

说实话我很生气,出久就是出久,出久不会因为是omega就会成为一件工具。然后我和父亲打了一架,我没有赢……

母亲看我一身的伤,吓得哭了,但我不觉得自己是错的。母亲一遍给我擦药,一遍告诉我,我是对的,omega永远不是工具,母亲希望我不要成为父亲那样的人。

为了母亲,为了出久,我也不会成为像父亲那样的alpha,我发誓。

母亲还说,为了反抗父亲,也要好好学习,才能离开父亲的掌控,不要做出鲁莽的行动,伤到自己,而且还可能会牵连到出久……

我不能让出久受到伤害。

TBC.
————我是分割线————
以上就是轰总五岁到十岁的日记内容~
或许该篇应该叫《如何培养自己未来的媳妇》吧hh
果然我轰总就是霸道总裁型的啊,总裁就是要从小培养的说(点头)
小学生文笔真是抱歉!!!但希望大家看的开心哦!!!
‌轰焦冻:出久小时候好可爱,想太阳。
等等,这个教坏小朋友的老阿姨该被警察叔叔抓走才对吧!!!(大雾)

【闲聊】端午感言

呐呐祝大家端午节快乐哦!!!
最近终于下定决心写文了,也写了几篇可能文笔略渣的超短篇……不管怎么说,出久是小天使啊(姨母笑)

期间也有很多小可爱给我点了小心心和推荐,真的非常感谢!!!说实话可能我的文字相对来说会比较流水啊或是幼稚,但还有那么多人给我点了小心心我真的超感动的说(捂脸)

那么回归正题,端午节欢迎大家来找我玩或者在评论里点梗,我真的欢迎大家给我评论,如果多一些评论我会很开心的(比心)当然也希望大家能够给我挑挑毛病啊,提一些意见,这样我才能将最好的、我脑洞里那个美好的出久写出来(这个人在说啥)

最后,祝大家端午节快乐!!!
(附:大家不可以吃太多粽子哦,粽子其实是非常难消化的食物,而且据说湿热?要注意身体啊)

【胜出】双重标准(超短篇)

※可能ooc,如介意慎入
※原作向背景
※小甜饼,甜度适中哦!!!
※含私设

(睡前吃甜饼的注意刷牙哦)

若都接受的话,那么let's go!!!
————我是分割线————
绿谷出久是个双重标准的人。

他可以接受别人的冷嘲热讽,他可以接受被孤立,他甚至可以接受别人的所有不满。他可以不在乎。

但是,他无法接受爆豪胜己对他的淡漠。
不能不在乎。

『没有咔酱的话,我大概会死吧。』

——————————
这是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分开的第五天。

爆豪胜己待在上鸣电气的公寓里已经五天
了。在这期间,他没有和绿谷出久有任何联系。

“爆豪,你一定要赖在我家里吗?”

“怎么,有问题?”

爆豪胜己正瘫在上鸣的床上翻看着一本边角已泛了黄的漫画。

“不是……我只是好奇No.2的英雄爆心地先生为什么不回自己的家,非要待在我这破公寓里呢?”上鸣电气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爆豪,你们事务所已经在问我有没有看见你了,所以说你为什么连工作都翘了啊喂!”

爆豪胜己抬眼,看了看已经套上英雄装备的上鸣电气,“滚去工作去,白痴脸。我会看好你家的。”

“行吧,爆豪大爷。”上鸣电气叹了口气,“那您就好好休息吧,顺带一提,绿谷来问我了……那么再见!!!”上鸣电气奔出了家门。

听见“绿谷”这两个字,爆豪胜己皱了皱眉,名为“绿谷出久”的记忆开关又再次打开了——

无法否认,爆豪胜己此刻开始想念绿谷出久的一切。

爆豪胜己不喜欢别人跟他睡一张床,所以他这几天霸占了上鸣电气的床,把上鸣电气赶去睡沙发。尽管这不是他的家。
爆豪胜己却不讨厌绿谷出久睡在自己怀里,缩成一团的样子。那是他的废久。

爆豪胜己承认上鸣电气做的饭还不错,比绿谷出久的水平要高一些。但他就是喜欢他的废久在厨房里笨手笨脚地做着合他口味的饭菜。

任何和绿谷出久扯上关系的,爆豪胜己又何尝不是一个双重标准的人呢?

『不妙啊……』
『有点想那个废久了……』

——————————
上鸣电气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他手上拎了一份楼下便利店买回来的普通的便当。

“喂爆豪,给你的。”上鸣电气把便当放在桌上,“那个啊……我今天碰见绿谷了。”

爆豪胜己拿着筷子的手一顿,“哦,然后呢?”爆豪胜己用力拆开便当的塑料膜,“那个废久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你的好友『爆豪·睁眼说瞎话·胜己』已上线。

上鸣电气莫名感受到一股怨气扑面而来,接着说道:“绿谷他让我给你带句话,‘我答应了,所以你快点回家,不然想都别想’,你俩发生了啥?”

上鸣电气正准备继续追问下去,却看爆豪胜己呆愣了两秒,突然用手用力拍了下自己的脸——

BOOM!!!

『爆豪莫不是傻了?』
上鸣电气:瑟瑟发抖. jpg

爆豪胜己随即拍上了上鸣电气的肩,“白痴脸,废久他真那么说?!!”“是……是啊……”上鸣电气突然怂。

爆豪胜己松开了上鸣电气的肩膀,只见爆豪胜己突然跳上了他家的窗台,“白痴脸,谢谢了!!!”

之后只听见接连的爆破的声音消失在远方。

当今的No.2英雄,爆心地,在我家赖了五天,没给钱,没有其他表示,从我家窗台跑了。            ——上鸣电气

——————————
绿谷出久的家……不,准确来说是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的家门口,爆豪胜己按下了门铃。

“叮咚叮咚。”

“咔哒”一声,门开了。

那是爆豪胜己五天不见的人儿——
他的爱人,当今No.1的英雄,绿谷出久。

只见绿谷出久穿着蓝色的睡衣,一头柔顺的绿发服服帖帖的,显得很是乖巧。

爆豪胜己正准备说些什么,绿谷出久扑到了爆豪胜己的怀里,“咔……咔酱,你回来了啊……”

爆豪胜己手摸上绿谷出久的头,“废久……你答应了?”

“没办法啊,我真的受不了见不到咔酱的每一天……”

爆豪胜己关上公寓门,在绿谷出久的额上落下一吻,“知道就好,废久。”

时间回到五天前——
那天,爆豪胜己提出了去领证这一想法,但是绿谷出久这段时间一直都很忙,于是拒绝了这一提议。即使他也想早点和咔酱成为真正名义上的伴侣。

所以,爆豪胜己这位怨夫,就开始了幼稚的冷战。

『自作孽,不可活。』

“但是咔酱,我明天还是没空诶,明天我有很多任务……”

“哈?!”爆豪胜己松开绿谷出久,恶狠狠地盯着他,“不准,我们明天就去领证!!!”

“可是……可是我真的很忙啊咔酱!!!”绿谷出久急了。

“哪个垃圾要阻拦老子明天跟你领证?”爆豪胜己搓了下手,“我、就、把、他、炸、上、天、去!”

“诶?!!!!!!”

No.1英雄『人偶』此刻遭遇人生最大问题:如何拯救自己敬爱的事务所老板?
在线问,很急啊!!!

翌日上午,只见No.2英雄『爆心地』拖着No.1英雄『人偶』出现在民政局,并上了头条。

End.
————我是分割线————
好的,终于把五分钟想出的脑洞,花了一个多小时组织好了语言(哭唧唧
这算是小甜饼吗???如果算的话祝大家食用愉快哦!!
就是突然想写怨妇咔,所以诞生了这个脑洞。
小学生文笔真是抱歉,但希望大家看得开心哦!!!

【胜出】不明(超短篇)

※可能含ooc,如介意请慎入!
※胜出only
※原作向背景

若都不介意的话,那么let's go!!!
————我是分割线————
次体育祭后的几周,绿谷出久的手臂和腿依然未痊愈,手只是勉强能够握住笔,走路也总踉踉跄跄,经常发生左腿绊右腿这种无语的事件。

每次发生这种事件,绿谷总被恢复女郎骂上几分钟,并被辞色俱厉地要求好好休息。

重点:最好有人能陪绿谷出久上下学,别一个人走路,避免再犯这种低级错误。

得知此事的某位榴莲头(划掉)热心的同学,放学时一脸热(杀)情(气)得走到绿谷面前:“喂,废久(deku),要不要本大爷顺便扶你回家啊?”

这位爆豪·口是心非·胜己同学还摆出了一副自认为和善的表情(请想象动漫中出现的颜艺)。

『难得本大爷这么大方体贴,废久一定会乐开了花还会高兴的感激我送他回家吧!』


殊不知,看见爆豪的脸,绿谷内心想的竟是:我又怎么惹到咔酱了???且表现于身体上的反应是:“不不,谢谢你的好意啊,咔酱……但我觉得还是不用了吧……”
绿谷说着低下了头,但因为手伤的缘故也无法像以前那样绞着手指躲避自己幼驯染的目光。

不出意外,爆豪胜己一掌拍向了绿谷的桌子,咬牙切齿地吼道:“喂!废久!本大爷那么好心好意说来送你,你居然不给我面子?啊?你以为你是谁啊?”

『BOOM!!!』绿谷出久的桌子上瞬间焦黑了一块。

绿谷出久的桌子表示:大爷,你送我回家吧!!!我愿意好吗?!!

正当绿谷出久摆着两只受伤的胳膊拒绝爆豪时,爆豪一把扛起了绿谷出久,直往门外走。

“诶诶?!咔酱这……不会累吗咔酱……”绿谷出久被扛在爆豪胜己的肩上,“咔酱真的……很温柔呢。”

绿谷出久的几根发丝扫过爆豪胜己的脖颈,挠得爆豪胜己心有点痒。

“废久,既然都被人扛起来了就给我安静点。”
『啰啰嗦嗦的真是烦死了。』

拍了下肩上绿谷出久的屁股,爆豪胜己抿了抿嘴唇——

『废久的屁股还真是有够软的。』
爆豪胜己发红的耳尖暴露了什么。

据说,第二天爆豪胜己的心情一直很好。

原因:不明。

End.
————我是分割线————
这真的是十分钟速打出来的产物!!!
翻手机相册看到了自己在看小英雄第二季时疯狂截下的一堆图,于是诞生了这个脑洞。
我爱幼驯染一万年!!!
小学生文笔真是抱歉!!!(土下座)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也欢迎大家在评论里点梗,我会在周末写出来的(*ฅ́˘ฅ̀*)

【轰出】黑眼圈(超短篇)

※有ooc,介意慎入!!
※极短,脑洞产物
※原作背景
※轰总单向暗恋
※可能与别人撞内容,但确实是本人原创

若都接受的话,那么let's go!!!
————我是分割线————

在『英雄杀手斯坦因事件』期间,轰焦冻、绿谷出久和饭田天哉因伤入院。

且轰焦冻的床位就在绿谷出久旁边。
轰焦冻内心表示:nice!!!

养伤期间,绿谷出久和饭田天哉发现,轰焦冻的黑眼圈莫名其妙的很重。
且一天比一天重。

出于对轰焦冻身体的担忧,于是某一天下午饭田天哉十分严肃地问道:“轰同学,你的身体真的没事吗?你的黑眼圈很重,需要我帮你问一问医生吗?”

轰焦冻愣了一下,看了一眼旁边床正整理『英雄分析笔记』的绿谷出久,那颗顶着松软的头发的小脑袋还一晃一晃的。

轰焦冻微笑着回答道:“不,我没事,谢谢你的关心,饭田同学。我大概只是睡眠质量不太好。”

其实,轰焦冻晚上几乎就没怎么睡,就是盯着隔壁床睡得正香的绿谷出久,看那可绿茸茸的小脑袋在床上不停地改变位置。每次直到天边露出一点鱼肚白,他才意识到该睡了的事实。

『绿谷就在旁边你叫我怎么把视线移开他那张可爱的睡脸呢。』
来自轰·看着绿谷出久睡不着·绿谷吹·焦冻。

End.
————我是分割线————
偶尔写写小段子也是很开心(捂脸)
我不是那种勤劳的能够产几千字的人(对不起)但我热爱绿谷小天使!!!!!
小学生文笔也真的抱歉,但希望大家看得开心啦!!!

【相出】雄英公主(玩梗向)

※可能ooc,不喜勿入
※该梗来自迪士尼公主梗
※含私设?
※主相出,也有一点轰出胜
※在被窝的请控制自己的声音,内容可能会戳中你的点

若都接受的话,那么let's go!!!
————我是分割线————
假期,雄英教职人员聚会上——

麦克:“哟,你是个什么公主?”

相泽消太:“喵喵喵??”

欧尔麦特:“你有魔法长发吗?”
顺带甩了一下自己立起来的两撮(?)头发。

相泽消太想了想自己发动个性时飘起的头发,回答道:“貌似是有的。”

13号展示了自己的个性『黑洞』然后问道:“你有魔法的双手吗?”

相泽消太看看自己的手,想到每次摸绿谷出久的头时,绿谷出久的脸就会一下子变红,还会开始紧张……

“有的吧……”相泽消太回想起绿谷出久柔软的发丝穿过自己指尖的美妙触感。

水泥司:“小动物会跟你说话吗?”

『这一个两个都是什么白痴问题啊。』

相泽消太“啧”了一声,看了一眼正开心的拉着欧尔麦特玩国际象棋的白色背影,随即说道:“如果根津校长算的话。”

回复女郎笑呵呵地问道:“曾被人下过毒吗?”

相泽消太无奈地回答:“回复女郎您不是知道的最清楚的吗?我可从来没被下过毒啊。”

午夜舔舔嘴唇:“被人诅咒过吗?”

相泽消太回想起每次摸绿谷出久的头或者有什么接触时,自己班上的那个轰焦冻就会一直盯着他和绿谷出久。哦,然后班上其他的小鬼就会莫名被冻伤什么的。

等等……相泽消太又想起来,有一次在走廊上他扶了一把快要摔倒的绿谷出久时,刚好经过看到的爆豪胜己突然骂了一句,还发出了很大的爆炸声什么的。

相泽消太打了个哈欠:“估计是了。”

“那么,你被绑架过——”午夜把玩着手上的辫子,眼里闪过一道光,“或是被奴、役、过吗?”

“当然没有了。还有,请停下你脑子里的幻想吧午夜。”

一边,在国际象棋上赢了欧尔麦特的根津校长走了过来,“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了哟~”根津校长笑了笑,“是不是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总有男人救了你?”

回想起那次USJ敌人入侵,自己被脑无按在地上打时,自己的那帮臭学生一个两个都跑来救他。不可否认,他能活下来确实也有那几个傻子的功劳。

“是了是了,怎么?”相泽消太不耐烦的应道。

众人看着相泽消太:“你是公主没错!!!”

相泽消太睁大了自己那双布满红血丝的眼睛:“你们是有病吧!!!”

End.
————我是分割线————
最近被迪士尼公主的梗刷屏了,于是诞生了这个脑洞可真是笑死了hh
当然如果还有人想要继续看的话,我会再尝试把咔酱、轰总还有出久的写出来的!!
小学生文笔真的抱歉,但希望大家包含,祝大家看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