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辈名曰小宝-开学断更

高一开学,甚忙。不定期更。
沉迷MHA,APH,HxH及魔道还有天官
同时还是漫威女孩
辣鸡写手,小学生文笔,擅长超短篇,长期潜水,时而冒泡,在线聊骚(不)

【MHA丨死出】诅咒人偶(超短篇)

※本篇黑久出没,角色极度ooc

※黑暗向

※主死出,副胜出

※内容改自同名歌曲

※辣鸡文笔

※有玻璃渣


若都接受的话,那么let's go!

————我是分割线————

“呐呐。”



『怎么了,出久?』



“弔君你听我说哦,”绿谷出久看着死柄木弔,“小胜他啊,不要我了。”



『嗯。』



绿谷出久撇撇嘴,“弔君……你说点什么啊,拜托……”



『那你要我怎么做?』



沉默,然后在安静中爆发——

“弔君你不明白啊!!!”



刚才还一脸平静的绿谷出久,突然变得歇斯底里起来。



“我说啊!!!小胜他为什么……弔君,我跟小胜认识快二十年了!!!我等他等了快十年了……”



绿谷出久突然从桌上摸起一根缝纫针,直直的扎向了死柄木吊的胸口。



死柄木弔没有躲,于是针轻而易举地突破了死柄木弔的皮肤,发出“噗”地一声。



说实话很疼。死柄木弔这么想。但他脸上还挂着笑。他是开心的。



『出久,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要我把他的心给你拿来吗?』



『全部、全部都为你实现。』



死柄木弔咧着嘴。



绿谷出久把脸埋进死柄木弔的胸口,“呐,弔君……小胜为什么会选择一个女人……而不是我……我不好吗?”



死柄木弔的胸口很疼,但他还是轻笑出声。你就是最好的啊,出久。但他不能这么说。



『你只需要告诉我,现在的你最想要什么,我会为你实现的。』



“明明我已经决定要离开他了……可是为什么还是那么难过啊!!!……”

死柄木弔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胸口被绿谷出久的眼泪濡湿。



这种感觉很疼,比那针扎进胸口的感觉还要疼。



他让你哭了多少,我就会让他哭多少。不、不行,要让他加倍奉还。

死柄木弔这么想着。


————————————

死柄木弔非常讨厌爆豪胜己。因为他夺去了绿谷出久的所有的爱。



在绿谷出久喜欢上爆豪胜己以前,死柄木弔就在绿谷出久的身边了。绿谷出久的微笑是属于他的,绿谷出久的天真是属于他的,绿谷出久的一切美好本该都属于他。



但爆豪胜己让他失去了绿谷出久内心的NO.1。



爆豪胜己不待见自己的宝贝。他是绿谷出久的幼驯染,出久从认识他那天起,就天天跟在他后面,眼里不再只有他死柄木弔一个人——太碍眼了。



爆豪胜己不仅叫他的宝贝“废久”,还天天迎着笑脸对他。但绿谷出久总是被打。



死柄木弔曾无数次让绿谷出久离开那个人,但总会得到“没关系,因为是小胜啊”这样的答复——死柄木弔无法阻止绿谷出久对爆豪胜己的爱。



那是病态的爱啊。死柄木弔曾这样评价绿谷出久对爆豪胜己的感情,但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

绿谷出久在高中毕业那天向爆豪胜己表白了,但得到的回应是——



“废久,你真恶心。”嗤之以鼻。



绿谷出久哭的撕心裂肺。就坐在死柄木弔的面前。



『出久……』

『不要哭了……』

『不能放弃。』

死柄木弔脸色苍白,却为着另一个男人辩护。



『爆豪胜己他是个男子汉对吧?他对出久的感情不够理解啊,所以一时间无法接受出久对他的告白吧……』

死柄木弔看着自己怀里那张哭花了的脸,让自己的语气尽可能地平缓。



死柄木弔努力地扬起嘴角。



绿谷出久这种在情感方面智商近乎为零的人总是会为死柄木弔的安慰而重拾信心。



“弔君……”绿谷出久抹抹眼泪,“弔君……”



若是拥有不了你,那我就只为你而活。

无论那人是谁,我都会把他带来你的身边。

死柄木弔这样发誓道。


————————————

绿谷出久从高中,追到了大学,从大学,又一路追到了工作。



绿谷出久很高兴,因为他的小胜没有让他滚。或许是死柄木弔的祈祷起了作用。



但付出的一方总是卑微的。无私的付出只会为自己带来更大的创伤。



一次醉酒,绿谷出久把自己送到了爆豪胜己的床上。



要么就没有这种关系,一旦这种关系发生,那就会一次又一次地继续。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就是这样。



爆豪胜己每次都很爽,尽管他对绿谷出久的感情感到厌恶,但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幼驯染是个很好的发泄工具。



虽然每次经历后自己总伤痕累累,但绿谷出久满足于这种关系。



爆豪胜己不喜欢别人睡他的床上,所以他基本是做完就让绿谷出久滚出他的家门。而绿谷出久总是挤出微笑,留下一句“再见”,便扶着腰一瘸一拐地回家。即使是深夜。



爆豪胜己的一个邻居有好几次瞧见这情况,便以为绿谷出久是个出来做的,于是常常和一些邻里的家庭主妇等讨论这件事。导致绿谷出久每次来爆豪胜己家总被人小声议论。



这晚,胖妇人正好拎了袋垃圾出了家门,正巧看见对面绿谷出久一瘸一拐地走过来。



绿谷出久看见对面的妇人用异样的眼光打量他,于是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您好……”



妇人加快脚步。

“嘁,真恶心,不要脸……”

与绿谷出久擦肩而过的胖妇人小声说道。


————————————

深夜回来的人儿目光呆滞,草草洗漱一番后仅套了件t恤,低着头坐在床边。



死柄木弔坐在窗台上,就只是看着绿谷出久。对面的人本就白皙的大腿上多出点点淤痕,让人触目惊心——而这只是某人发泄过后的常态。



死柄木弔感到一阵烦躁,于是开始用手指不停地搔脖子,留下一道道红痕。



沉默一会儿,绿谷出久抬起头,看向死柄木弔——



“弔君,我是不是很恶心啊?”

“其实、我……知道的……小胜他啊,根本不喜欢啊……”

“只是把我当个发泄工具吧?呵呵……”

“我想我一定很不要脸吧,毕竟连个陌生人都觉得我是个变态了……”



绿谷出久突然笑了起来。



“但就算这样被人对待……”

“我为什么还会喜欢小胜这个人啊……”

“我真的好累。”



绿谷出久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小声啜泣。



死柄木没有出声,他就这么看着,面无表情,手上的动作却越来越重,皮都快抓破了,但死柄木弔不觉得疼。



绿谷出久说了没一会儿,就因为疲惫才终于睡去。



『谁都无法随便对待你……』

『哪怕有多么正当的理由。』



死柄木弔坐在绿谷出久的床头,看了看那张憔悴的睡脸,于是转身离开房间。


————————————

“叮咚,叮咚……”



“来了来了!!!到底谁啊?都这么晚了……”

一个胖妇人拖着臃肿的身子小跑地开了门:“大晚上的是谁啊!去你……”



妇人刚准备破口大骂,结果却被门后那张阴森的脸吓到:“你……你是谁……有、有什么事吗?”



『啊……抱歉打扰了。』

死柄木弔自顾自地从门口挤进了妇人的家中。



妇人感到害怕,却又不知所措。



死柄木弔打量了一下妇人的客厅,看了看妇人的阳台。



“请、请问,”妇人嚅嗫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死柄木弔回头,挠了挠自己的脖子。



『其实倒也不是什么大事。』

停顿了两秒——

『就是想请你去死罢了。』

死柄木弔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微笑着对着面前脸色苍白的妇人说道。



“啊啊啊啊啊!!!鬼啊……”



翌日上午,新闻报导了一场半夜发生的悲剧,一位女性从自己家的阳台摔下,警方根据事故情况确认为自杀,据那位女性的亲人交代,该女性没有什么可自杀的理由,所以自杀原因尚且不明。但据该的邻居供述,该女性性格较恶劣,邻里关系并不好。



警方公布了改名女性生前最后一段监控录像,显示其在走廊上与一位绿发的青年有所交流。


————————————

“小、小胜……”绿谷出久有些慌张,“你没什么事吧?”



绿谷出久睡醒后看见手机上的新闻,连床都还没下急忙就给爆豪胜己打了一通电话。可对面的男人却丝毫不领情。



“嘁……一大早可别这么恶心啊,废久。”爆豪胜己阴阳怪气地说道。



绿谷出久摸不着头脑,小心翼翼地回道:“小胜……?”



“你昨天跟那个胖女人说过话什么的吧。”

“结果人家当晚就死了呢。”

“警方还把监控录像放出来了,电视上也有演哦。”



“……啊?”



“是不是你把霉运给了那个胖女人啊?”



电话一边的绿谷出久僵住了。



死柄木弔坐在绿谷出久的床头,表情有些微妙。


————————————

因为那次事故,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有一个多星期未曾交流过。



“弔君啊。”绿谷出久捧了杯热茶,秋季不知不觉也快结束,此时一杯热茶正好能温暖身躯。



『怎么了?』



“我啊,要不要去小胜家啊……”绿谷出久把杯子举到面前,眼睛盯着缓缓升起的水汽,眯了眯眼。



死柄木弔的表情略微僵硬。



『想去……就去吧。』



“我想跟小胜分手了。”绿谷出久弯弯眼,双手捧着杯子小口小口的嘬着杯中的热茶。



“我们……都快三十了,他既然不爱我,我又何必给自己找苦日子过呢……”绿谷出久看着茶水倒映的自己的眼睛,一颗眼泪“啪嗒”一声落入茶水中。



“哎呀……我怎么还流眼泪了?”绿谷出久抬起手,抹了一把眼泪,“已经决定要放手了,所以不可以再为小胜哭了呢,对吧弔君?”



『嗯,已经不允许你为那个人哭了。』



绿谷出久把杯子放到桌上,站起身:“那么,”伸了个懒腰,“就去小胜家吧。”


————————————

“叮咚,叮咚。”



绿谷出久站在爆豪胜己家门前,感到一阵疑惑。



此时正是晚上七点,他从楼下就看见爆豪胜己家的灯是亮着的,所以按道理爆豪胜己应该在家的啊。



绿谷出久站在门口等了半天,却不见人来开门。他拍了拍门,喊了两句:“小胜!我是绿谷出久,能开一下门吗?我有事想跟你说。”



结果没成想,门是开了,结果是个女人。



“你有什么事吗?”那女子穿着浴袍,遮的还算严实。她靠在门边,头发还滴着水。



绿谷出久脸唰地一下就白了。



“那个——”绿谷出久的声音略微颤抖,“小胜……他在吗?”



那女子笑了笑,开口道:“胜己啊,他在洗澡,怎么了吗?”



“啊没事……只是希望跟他说几句话……可看来现在没什么必要了呢……”绿谷出久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



“那请你进来等吧,胜己应该很快了呢。”那女子把门敞开,让绿谷出久进去。



“不了……”绿谷出久抬起头,直视着那女子的眼睛,“请问你是小胜的?”



“我?我是胜己的未婚妻啦哈哈~”那女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们交往了有三年了呢。”



绿谷出久的意识突然当机。



“怎么了吗?先生?”那女子伸手在绿谷出久的面前晃了晃,“您还好吗?”



“没……没事了……”绿谷出久勉强笑了笑,“麻烦你,告诉小胜,就说绿谷出久不会再来打扰他了,谢谢……”



转身逃离。



“真奇怪呢……那位先生……”那女子摇摇头,关上了门。



回头,女子口中正在洗澡的爆豪胜己正倚在走廊,衣着整洁。



“所以你叫我说的我可都说了啊,爆豪胜己。”那女子走过爆豪胜己身边,坐在了沙发上。



“你为什么要逼走那孩子啊?笨蛋老弟。”



“嘁……只是我觉得我不适合他罢了……再说,是他缠着我的,我只是让他滚开我身边而已……还有啊老阿姨,快滚出去吧,你的宝贝儿子大概快放学了。”



“噫!胜己,你等死吧!”


————————————

绿谷出久一跌一撞地回到了家。



于是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

………

……



“弔君……”绿谷出久把脸埋到自己的臂弯里,“我只是想要幸福而已啊……很难吗……”



“我只是想有人能在我身边啊!!!”



『我就在你身边啊,出久。』



“我只是想回到家后有人会在等我啊!!!”



『我在等你啊,出久。』



“我只是想被爱啊!!!”



『我爱你啊,出久。』



绿谷出久这么吼完,抬起眼,看着面前的死柄木弔。



“弔君,”他拿起死柄木吊,“你为什么……不能回应我啊……要是你的话……我们一定可以获得幸福啊……”



一个纽扣眼、有着黑色眼圈、用毛线缝的嘴的、泛了黄的人偶安静地坐在绿谷出久的手中。



他的名字叫死柄木弔,是一个普通的人偶。


End.

————我是分割线————

以上,为我写的第一篇死出,共计4275字。

嘛,这个脑洞来自同名歌曲,是韩文歌啦,我第一次听的时候还小,我还记得这个mv贼鸡儿恐惧……蛮黑暗的,但是歌词真的太棒辽!!!旋律很棒,希望大家能去听一下吧?总而言之我最近重听了这首歌让我一下子就想到了弔哥(昂?)然后就有了这篇很迷的文……对不起大家啊……

结局有些莫名其妙,但我就想断在这里,弔哥接下来会为出久做什么就任凭大家想象辽。

还有……本沙雕写手……如今已经有100fo辽!!!激动!!!没想到我这么一个……渣渣还能……(暴风哭泣)

谢谢你们的爱啊啊啊!!!于是我决定!!!尽力做月更宝!!!每月更一篇是梦想啊(来自高中狗的悲鸣)

废话有点多了抱歉啊hh那么我们下个月再见吧(也许





评论(17)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