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辈名曰小宝-开学断更

高一开学,甚忙。不定期更。
沉迷MHA,APH,HxH及魔道还有天官
同时还是漫威女孩
辣鸡写手,小学生文笔,擅长超短篇,长期潜水,时而冒泡,在线聊骚(不)

【MHA丨轰出】平平淡淡(超短篇)

※可能ooc,如介意慎入
※有个性背景
※含私设
※轰出only
※二人同居向

若都接受的话,那么let's go!
————我是分割线————

1.
上午七点——

床头的闹钟准时响起,一人从被窝里起身,身旁的另一人往被子里缩了缩头。闹钟被按停。

男人放轻了脚步,进了洗手间。

五分钟后——

“绿谷。”

红白发色的男人站在床头,俯下身,掀开被子的一角,露出另一个男人睡得正香的脸。

“该起床了,绿谷。”

红白发色的男人——轰焦冻,蹲了下来。绿谷出久,他的爱人,此时仍无动于衷——一如既往地赖床。

轰焦冻轻笑一声,抬手抚上爱人的头。碎发被轻柔地拨开,露出了额头。轰焦冻低下头,往那额上落下一吻。

被吻的男人耳尖微微泛红,眼睫毛也不自然地颤动。这些轰焦冻尽收眼底。

“别赖了,出久。我知道你醒了哦。”

绿谷出久终是睁开了眼。

“轰君……”
“每次都好狡猾哦……”

“快去洗漱吧,出久。我先去做早餐,洗完就出来哦。”

“好的,轰长官。”

2.
上午七点半——

“轰君……你……”

绿谷出久叹了口气,用筷子挑了挑面前盘子里盛着的荞麦面。

“一大早吃荞麦面可不好啊,轰君……应该吃些更有营养的东西哦。”

对面的人没说话,点点头,然后开始吃起面——活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唉,没事啦,以后还是我起来做早餐吧。”

绿谷出久也夹起一筷子荞麦面嗦进嘴里。

还没吃两口,对面的男人开口道:“绿谷,你嫌弃我了吗?”

男人就这么看着绿谷出久,看得绿谷出久心中竟生出了一丝愧疚。

『起码……我做了早餐……』
像个讨要奖励的孩子。

“没有没有!怎么会!只是觉得你不能……光吃荞麦面啊……但轰君做的荞麦面真的不错哦!”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好吧,我以后还是继续吃你做的猪排饭好了……”

『我就只会做荞麦面……』

『我就只会做猪排饭……』

同时出现的念头。两人的菜单上似乎除了猪排饭和荞麦面以外没有别的了。

这么看,二人似乎都没什么资格指责对方……

3.
上午八点——

“轰君你今天什么安排?”

绿谷出久左手扶着鞋柜,右手勾上右脚的鞋子。

轰焦冻站在玄关,用纸巾擦着手上洗完碗留下的水渍。

“我等下十点钟和警察厅有联合会议,十二点结束。然后下午我就休息了。”

轰焦冻招招手,示意绿谷出久过去。

男人解开绿谷出久好不容易系上的领带,惹得对方有些许不满:“轰君,我可是系了五分钟才系好的领带诶……”

“你系歪了,还是我来吧。”男人的手指灵巧地在绿谷出久的胸口上摆弄着,“穿那么正式,你今天要去干嘛?”

男人的鼻息打在绿谷出久的发丝间,让他不禁感到一丝燥热。

“我今天要去拜访饭田君的事务所了啦,周一我们事务所要展开一次秘密行动,要和饭田君合作呢。啊,我可能……饭点前回来吧。”

轰焦冻调整好绿谷出久的领带,拍了拍绿谷出久的头,“那好好干吧,绿谷。记得代我向饭田问个好。”

“知道啦……”绿谷出久抬起头,“轰君你低下来点。”

二人已从雄英毕业了三年,轰焦冻的身高早已突破一米八,似乎还有继续长的可能。而绿谷出久的个子似乎在三年前就止步于一米七五这个坎,离一米八还有些距离。

『是要……出门吻吗?』
这么想着,轰焦冻乖乖地把头低了下来,并开始期待嘴唇上传来的美妙触感。

绿谷出久笑了笑,抬起手,捧着男人的脸,往他的额头落下了一个吻——一如起床时轰焦冻的吻一样。

待绿谷出久的唇离开轰焦冻的额,轰焦冻才反应过来。

“还给你的,轰君。”绿谷出久打开门,“轰君拜拜!”

“路上小心。”

“好!”

男人站在原地,看着绿谷出久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这样……好像也不赖……』

4.
中午十二点——

轰焦冻和事务所的人告别警察厅的人员,离开了警察厅。

“轰先生,您下午有什么事吗?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开庆祝part?”几个事务所的员工热情地邀请道。

轰焦冻致以微笑,摆了摆手,“算了,你们去玩吧,玩的开心点。”

“好吧,再见,轰先生……”

几个员工告别了轰焦冻,有说有笑地离开了。

“我也……差不多改回去准备一下了吧……”轰焦冻解开了领口的纽扣,露出白皙的锁骨。

『绿谷有好好吃中饭吗……』

——————————
与此同时,市区的另一角——

“那么我们到时候这么做……”

饭田正指着市区地图上的一点,和绿谷出久讨论着。

“阿嚏!!!”绿谷出久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

饭田天哉立马抽了张纸递给绿谷出久,“怎么了吗,绿谷?你还好吗?是感冒吗?”还是那个贴心的老班长。

绿谷出久用纸擦擦鼻子,“没事没事,可能是有谁想我了吧,哈哈哈……”

饭田天哉叹口气,拍拍绿谷出久的肩,“绿谷你的鼻炎还没好吗?要不我给你介绍个医院吧?”

“啊不用……不用了,饭田君!”绿湖出久擤了下鼻子然后把纸扔进垃圾桶,“其实我的鼻炎已经好久没犯了,兴许就是普通的鼻子痒痒吧……”

『最近的空气质量是不是不太好啊……』

『回去我该提醒轰君也注意一下了……』

“啊对了!”饭田抬头瞧了眼挂在墙上的钟,“都十二点了啊,是我太没有礼貌了!”

“怎么了吗,饭田君?”绿谷出久有些疑惑。

饭田天哉站起身,真挚地说道:“跟你说了这么久却忘记了招待你,绿谷真是抱歉!那么今天就带你去试试我们事务所的食堂吧,我们的厨师山本先生的手艺可是相当不错哦!”

“好的,那么就麻烦你了!”绿谷出久笑了笑。

“那这边来,绿谷……”

绿谷出久跟着站起。

『不知道轰君中午有没有好好吃饭……不会是又在吃荞麦面吧……』

…………
………
……

二人的家中——

轰焦冻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午间新闻,嗦着荞麦面,不禁打了个寒颤……

5.
下午三点——

轰焦冻拖完了家里最后一块地砖,把洗完拖布的脏水倒入了下水口。

『原来打扫卫生这么累的吗……』

『早知道当时不选这么大的公寓了……』

『下次就不能让绿谷一个人打扫卫生了……』

轰焦冻把拖把和水桶放回了阳台的工具箱,转身进了书房。没过一会儿,他的手上便多出了一本书。

男人走进厨房,将挂在厨房墙上的印着欧尔麦特图样的围裙穿好。那本放在灶台边的书的封面赫然印着这样几个大字:“教你如何做好家常菜”……

轰焦冻翻开书,一道菜瞬间抓住了他的视线。

“好……就先试试这道菜吧……”男人用瓷碗压住书页,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两个西红柿放在案板上,轻松地切了起来。

待切好西红柿并将它们装进了碟子里后,轰焦冻拿出了两个绿谷出久昨天才买回来的新鲜鸡蛋,敲破壳,将蛋液在另一个瓷碗里打均匀。

男人又撇了眼书页,然后放下了碗。他打着火,直接将一碟子的西红柿倒进了烧热的锅里,然后拿起锅铲不断地翻炒着。

但空气中传来的一股焦糊味却揭示了做法有误的事实——只见那页书上印着这样几个字“首先,点火并倒入油,待油温热后将打好的蛋液倒入翻炒……”

这似乎只是这个下午的噩梦的开始……

6.
下午五点——

绿谷出久和饭田天哉的行动策划终于完成。

“啊终于结束了……”绿谷出久从沙发里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辛苦了,饭田君!希望我们的计划能成功!”

饭田天哉往绿谷出久的纸杯里添了些茶水,白色的雾气飘往空中,然后消失不见。

“绿谷,等下要一起去吃饭吗?庆祝一下怎么样?”饭田天哉兴奋地推了推眼镜,“毕竟也这么久没见过了。”

绿谷出久喝了口茶,笑着摇了摇头:“家里有人等着我回去呢。抱歉了,饭田,等行动结束我们再聚吧。”

饭田天哉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是哦,啊真对不起,今天可是个了不得的日子嘛,哈哈哈……”

绿谷出久想起了自家恋人,脸也不禁有些红意。

“哈哈,那么祝你们幸福啊,绿谷!记得代我向轰君问个好吧!”饭田天哉站起身,“我送送你吧!”

绿谷出久慌忙地站起身,“不用不用,饭田君你这么忙就不用送我了,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说的也是,那起码让我送你下楼吧,绿谷。”

“那么好吧饭田君,麻烦了。”

…………
………
……

告别了饭田天哉,绿谷出久走在回家的路上。

天色渐渐变得昏暗,太阳的余晖也一点点被吞噬在天际。

绿谷出久经过一家器具店时,望见了橱窗里的护具,便停下了脚步。

『护膝吗?』

『轰君每次战斗时都很不注意防范诶……』

『进去看看好了。』

绿谷出久推开了店门,“铃铃当当”的声音在这傍晚显得格外好听。

“欢迎光临!”……

7.
傍晚六点半——

“轰君,我回来了!”

绿谷出久刚一进门便闻到一股诱人的食物的香味,但其中还夹杂着一丝奇特的味道。

“欢迎回来,绿谷。”

轰焦冻仍围着围裙,手里拿着锅铲跑了出来。

“轰君?这味道是……你会做饭?!”绿谷出久不禁开始担心自家的厨房是否受到巨大损伤。

轰焦冻显得有些慌乱。

“绿谷……你……你快先进去换衣服,洗完手就可以吃饭了……”说完便一溜烟跑进了厨房。

『轰君什么时候会做饭了???』

这么想着,绿谷出久还是乖乖地回了房间换衣服。

『还好轰君没注意到……等下给他个惊喜好了嘿嘿……』

绿谷出久把纸袋放在床头,穿好了家居服便离开了卧室。

刚一到餐桌旁,绿谷出久便为桌上的菜感到吃惊。一共三道菜,分别是西红柿炒鸡蛋、蒸排骨以及糖醋鲤鱼。

而做出这一切的男人此时已脱下围裙,正在布置碗筷。

“很吃惊吗,绿谷?”轰焦冻轻笑出声,“来,快坐下吧。”

“哦……哦好……”绿谷出久坐了下来,但这眼前的菜肴却仍然让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轰君不是只会做荞麦面吗……』

“我是现学现做的哦。”似乎是听见了对方内心的疑问,轰焦冻率先开口道:“事先声明,我可没有点外卖什么的。”

“轰君……”

“真的好厉害!!!”绿谷出久惊呼出声。

『就是这个反应。』男人如是想到。

“先别说这些,快尝尝吧绿谷。”

“好的!!那我开动了!!”

…………
………
……

“谢谢招待!!!真的超好吃的!!!轰君你好厉害啊!!!”

绿谷出久摸摸自己的肚子,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以后该被轰焦冻养胖了这一可能。

绿谷出久站起身,收起碗筷,“那么今天由我来洗碗吧,轰君。”

似乎是想起什么,轰焦冻急忙叫道:“等等!!绿谷你别进去,我来吧!!”

“不用了啦轰君,你今天那么辛苦,又是打扫卫生又是做饭,快去休息吧轰君。”绿谷出久说完,便走进了厨房。

“绿谷,别!!!”可惜已经迟了。

绿谷出久走进厨房,发现垃圾桶几乎快被一些黑色的不明物体所装满,里面还散发着一股奇异的焦糊味。

“原来是这样啊,轰君。”绿谷出久冷静地转过头,直视着那个难得露出慌张表情的男人。

“我还说你什么时候学会做饭了,原来是这么学会的啊……”绿谷出久拉开冰箱门,发现冷藏区里本来塞的满满当当的食材就这么全部没了。

绿谷出久关上冰箱门,无奈的开口道:“这些食材可是我买的一周的份量啊……就一个下午你就……唉……算了算了……你能学会做饭还做的不错……没事啦……”

“绿谷……”
轰焦冻小心翼翼地叫道。

“接下来就交给我了好吗?轰君你先去休息吧。”

“哦……”

8.
晚上八点——

绿谷出久从厨房出来,望着那个正襟危坐的男人,无奈的笑出了声:“没有在怪你啦,轰君。倒不如说你做的很好哦!”

“真的?”

“嗯,真的哦!”

轰焦冻低下头,显得委屈巴巴的——就像做错事的孩子被妈妈罚去面壁思过似的。

“啊轰君你等一下!我有个东西给你看。”绿谷出久想起了为自家恋人准备好的礼物,便转身冲进卧室。

『什么……不会是那个……』

某人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副带有限制级色彩的画面……

不过这个想法便瞬间被打破——

“给你,轰君!”

接过恋人手中的纸袋,轰焦冻一眼便看见里面的护膝。

“这——”

绿谷出久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啊这个比起轰君做的饭来说好像不算太特别的惊喜吧……你要不喜欢就算了……”

话还未说完,轰焦冻便打断了绿谷出久的话:“没有的事,谢谢你,出久。我……很喜欢这份礼物……”

『原来这么担心我吗……出久……』

两人抬起头,直视着对方的眼睛,同时笑了起来:

“轰君你做的饭真的不算特别好吃,调味很奇怪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绿谷你选的礼物真的很一般诶完全不适合我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七夕快乐,焦冻/出久。”

9.
二人平平淡淡的爱,将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永远……

End.

————我是分割线————
哦终于赶上了末班车!!!
大家七夕快乐!!!
虽然我没有cp陪我过七夕,但我爱的cp一定要在一起过ww
轰出的这份糖真的是我理想中那种平平淡淡的生活啊(´▽`ʃƪ)
文笔渣,但希望大家看得开心哦!!!
P.S:依然欢迎大家在评论里提意见或者找我玩啊啥的嘿嘿~保证一个个回复哦( ͡° ͜ʖ ͡°)✧

评论(13)

热度(26)